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3】


(。-ω-)ノ同居生活要开始咯


「3」

不过当下之急还是先搞定身后的把自己当成毛绒熊一样一直抱着的微国好姐姐吧。

叶羞深吸了一口气,打算猝不及防地从这个拥抱狂魔的怀中挣脱。这些公主怎么一个个都有点儿怪癖啊。

之前轮国大公主明明一副有话要说的表情但还死活不张嘴,就一直沉默的跟着自己走来走去,听人说好像是翻译机被别人借走了,反正那一次整的自己挺别扭的。

这个杰西卡也是,这孩子是得多缺爱啊,自己不就是不小心撞她身上了吗,居然一直抱着不放….

叶羞越想越生气,尽管丝毫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是被调戏了一把。

他扭了扭,挣脱失败。

叶羞认清了自己需要勤加锻炼的残酷事实后,决定跟这人讲讲道理。

“虽然我们一见如故,姐妹情深,不过这样光天化日搂搂抱抱实在怕别人误会我们百合花开,不如大姐你放开我咱有话好好说⋯⋯”

杰西卡其实没想占这么长时间便宜,但是怀里的人软软的香香的,一时竟不舍得放开。听人家都这么说了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暗搓搓地又深吸了一口叶羞身上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后就默默收回了手。

重获自由的叶羞抖了抖身子,像是要把刚刚身上那种有点让人脸红的感觉抖掉。

杰西卡笑了笑:“我看叶羞公主才是和那些小崽子们一见如故,兄弟⋯⋯姐弟情深呢。”

然而叶羞并没有注意到杰西卡说这句话时好整以暇地看了看他的脖颈,然后愣了一下。

咦,喉结怎么不见了?

杰西卡陷入了沉思。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那、那自己真的抱着人家妹子抱了这么长时间?

这回轮到杰西卡不自在了。然而一种所谓女装久了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一定不是个纯妹子。但喉结又不是化化妆就能盖掉的。这反而引起了杰西卡的好奇心。

其实这是叶羞娘家兴国为了助纣为虐(划掉 支持他出来坑别的国家的国宝给他配的某种魔法小道具。但是杰西卡的王冠有个类似于破魔的作用,所以之前大殿里杰西卡能看见喉结。但是他回到房间之前考虑到叶羞强抢宝物的丧心病狂的记录,很慎重地先把王冠藏起来了⋯⋯

总之,现在还未参透王冠的种种奇特用法的杰西卡决定先想办法把叶羞留在身边观察观察再说。

“⋯⋯所以既然叶羞公主这么喜欢我家孩子们,那不如在我微国王宫暂住一段时间,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正在左顾右盼找王冠不得的叶羞闻言大喜:“那就拜托杰西卡公主安排个客房了”。

杰西卡很诚恳地说:“本国王室作风勤俭节约,客房数量有限,不巧最近都占满了”。

叶羞也很诚恳地说:“我不信。来的路上我至少看见三间空着的房间”。

杰西卡很遗憾地说:“那些房间都是年久失修的,不适合叶羞公主您金枝玉叶住”。

叶羞也很遗憾地说:“没事儿我不介意,真的”。

杰西卡沉默了一下,很干脆地说:“王冠放在我房间里”。

叶羞也很干脆地说:“那我就把行李搬进来了”。



尽管做好了思想准备,杰西卡看见叶羞打开他的大行李箱之后还是觉得眼睛一阵疼痛。

一只几乎占满了箱子空间的大秋葵精,还是荧光蓝的。

一串沾着不明液体,也许是口水,的由一二三四五六个核桃串成的谜之狗牌。

一个非常对称的钱包。

一个粉红色镶钻的手雷。

一把很精致的伞。

一个皇冠型,里面铺着黑色天鹅绒的空箱子。

叶羞发现杰西卡的目光追随到了皇冠空箱子上,赶紧暗搓搓地把箱子塞到了床底下。

⋯⋯杰西卡表示他会很努力地假装自己并没有识破叶羞险恶的意图的。

————ヾ(´・∀・)ノ看着这些玩意儿你们以为是一个个国宝吗?
————o(*////▽////*)q我看见的是一锅锅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