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7」

上一章的肉汤已发⋯⋯真的只是汤o(;△;)o

「7」
杰西卡公主有两个小秘密。

一个他从小就知道,就是他的真实性别。

另一个他不久前才发现,那就是,他的王冠会和叶羞的菊花有奇妙的感应:就是当叶羞的菊花被异物入侵的时候,他的王冠也会有相应的反应。至于具体的反应,简单来说就是越深越亮。

杰西卡还挺喜欢这个功能的。晚上嘿嘿嘿的时候,昏暗的房间随着自己的动作忽明忽暗,有一种自己身下的人被自己干得发光的错觉,导致自己运动得更有劲儿了。而且王冠金色的光映在叶羞泛红的皮肤上有一种蜜色的特效感,诱惑力直线上升。

叶羞也觉得挺有意思。虽然有个玩意儿跟自己的隐私部位有谜之关系有点羞耻,但是也增加了不少情趣。

在过了几天「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的生活后,杰西卡和叶羞都很开心。小王子们也很开心,因为不仅有漂亮姐姐跟自己玩,而且平常有些严肃的亲姐姐也各位温柔了起来。

只有房间里的第三个有思想的活物很不开心。

床下被遗忘的秋葵精由于长时间没人浇水,而且甚至某一天还被溅上了几滴不愿透露身份的白色浊液。秋葵君很愤怒,秋葵君很缺水。

秋葵君病了,病得很严重。要不是一天杰西卡扫地的时候把快要干掉的奄奄一息的秋葵精扫了出来,蓝国的国宝大概就要结束了自己前半生忍受话唠、后半生忍受叫床的生命了。

叶羞很需要这些国宝完完整整的,所以只好启程去蓝国给秋葵君治病。杰西卡很不开心。

“不就是只秋葵精吗我也能治的啊。我找找⋯⋯啊,这个药方是专治植物成精后并发的乳糖不耐受的,要不我给它试试?”

“⋯⋯第一,人家不是一般的成精植物,不能以常理治疗;第二,人家明显不是因为乳糖不耐受才病成这个样子的啊⋯⋯你看它本来荧光蓝都变快要变成普通的绿色了,不是单纯的干了而是生病了啊”

秋葵君很想弱弱地反驳一句,其实它自己觉得病就是因为沾上了奇怪的牛♂奶⋯⋯

总之,明白了叶羞坚持要去蓝国一趟后,杰西卡也不依不饶地以「怕你弄丢王冠」为由跟着出发了。

到了蓝国以后,文州公主和少天公主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不过杰西卡总是感觉到有一缕幽幽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于是杰西卡公主认真地开始帮蓝国王宫看风水、驱邪、贴魔法符纸。没想到,蓝国国王对这事儿还挺热衷,于是文州公主变得忙碌。不知道为什么,那缕视线从此很少出现了。

看来我的魔法符纸很有用嘛。杰西卡欣慰地想。

一天,少天公主约叶羞聊天喝茶。一是蓝国正好在举办一场宴会,国王邀请了杰西卡;二是少天公主给杰西卡的威胁感一直比文州公主小;三是「陪少天公主聊天」这件事情实在没什么吸引力⋯⋯所以杰西卡很放心地去参加宴会了。

少天公主宫殿的阳台上。

“新欢居然是大眼公主我说老叶啊你何必对收集国宝这么执着啊我和文州还以为能把你拴住没想到上次居然被你跑了要不是我们蓝国一向跟微国有矛盾不好直接要人不然我们早过去把你扛回来了啊你要他的王冠直说啊我提着剑分分钟给你抢过来就好了嘛何必献身呢?”

“啧,我看杰西卡他人倒是挺好的,还会扫地看孩子。而且人家⋯⋯”叶羞瞟了一样黄少天,带着一贯的有些嘲讽的语气说,“⋯⋯器大活好哦”。

然而回应的并没有想象中狂风骤雨般的嘴炮。

少天公主叹了口气:“文州说的果然没错。姓叶的你⋯⋯就是欠操。”

叶羞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嘴就被黄少天的吻封住了。

宴会上。

尽管周围的人对自己有些异样的眼神,但是杰西卡根据多年经验顺理成章地以为是这是因为自己的眼睛⋯⋯(请允悲(;へ:)

这时,文州公主举着酒杯🍸走了过来。

杰西卡严阵以待,直觉告诉他这人肯定来者不善。

然而相反,喻文州很优雅地和他碰了杯,聊了聊两国的近况。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我过来其实还是好奇一件事”。

来了。杰西卡很配合地做出了“你说”的动作。

文州公主微微一笑:

“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


杰西卡脸色一僵,摘下王冠一看。王冠散发着不强烈但是也难以忽视的光芒。


杰西卡的脸黑了。正要冲出去找叶羞,却被笑得很纯良的喻文州拦住了:“你看,叶羞不是来了吗?”果然,门口被少天公主揽着腰走进来的正是叶羞。杰西卡松了口气,这么短的时间,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吧⋯⋯


文州公主笑得灿烂:“杰西卡公主的王冠还真是有一些有趣的功能呢,你看。”


文州公主向门口的少天公主递了个眼色。


沉寂了三秒后,杰西卡手中的王冠……振动了起来。






#修罗场现场#






————啊哈终于写到这儿了(热泪盈眶(〒▽〒)


————其实一开始打算到这儿就结尾了的⋯⋯不过写着写着就坚定地拉长了大纲。放心放心还没完(っ• ̀ω•́ )っ


————非常不甘心地绕开了黄叶的肉⋯⋯


————不会写肉怎么办,急(´;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