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10」

看了几篇江周,被甜得不要不要的,于是,计划好的周叶,我死活找不到感觉(;へ:)噢心好痛😢
#苍天饶过谁#

「10」

文州公主的房间内。

门口,后勤人员直接换上了两扇新的门。

文州公主背对着梳妆台坐着,少天公主在旁边随意地站着。

文清公主一撩裙子就在真皮的大按摩椅上坐下了,还咕哝了一句“你小子还挺会享受”。新杰公主抱着一个大笔记本很淑女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泽楷公主把手里的枪认真地插回了腰边,有点小情绪地坐在沙发上。旁边翔公主翻了翻茶几上的蓝国报纸,不屑地扔了回去。泽楷公主的助理兼人形自走翻译机江波涛在旁边很礼貌地站着。

杰西卡有意无意地站到了叶羞蹲着的墙角边。

佳乐公主一屁股坐在了文州公主超柔软的大床上,还颠起来一下,很惊喜地跟平公主说回去也要买一个这样的大床。平公主摩挲着床上挂着的纱帐,看着床中间有些凌乱的凹陷若有所思——

这里,有叶羞的味道。


喻文州轻咳了一声打破了寂静。“相信大家来都是为了叶羞公主招婿的事情⋯⋯也相信大家都明白,这件事儿最难办的地方不在于诸位的真实性别,而在于叶羞他自己的想法”。

“所以叶羞在哪儿?”文清公主冷哼一声。

文州公主轻笑:“既然这里的诸位都对叶羞有一些非分之想,那我觉得这样目的不纯的讨论最好还是别当着他的面啊,是吧?”

杰西卡瞄了一眼叶羞猛地握紧的拳头。这种他明明就在这里,但是全房间只有自己能看见他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佳乐公主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哎呀喻文州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人话拜托了啊”。

翔公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结果被站在身后的江助理敲了一下脑袋:“小孩子不要乱附和大人说话”。

喻文州笑得一脸心脏:“首先想了解一下⋯⋯咳咳,坦诚一点,在座的各位有哪些是⋯⋯嗯,深入了解过叶羞的?特别深入的那种?”说着自己先举起了手。杰西卡也举了手。

霸国的两位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还带着一种谜一样的自豪感。

叶羞咬牙切齿。

百花国的两位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还低声讨论了几句,最后还是举起了手。

叶羞的脸变得通红。杰西卡表示有点好奇他在百花国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希望不要跟某个镶钻手雷或者类似的东西有关。

⋯⋯杰西卡你真是料事如神。

翔公主一脸遗憾:倒是想把叶羞吃干抹净啊,可是自己太不争气⋯⋯不过反正轮国这边都⋯⋯诶?!

泽楷公主有些不好意思地举起了手。

对面的黄少天都大惊失色:“不是吧,你这么纯洁的好少年都⋯⋯叶羞这个妖孽真是害人不浅!”

妖孽在心里默默抗议:这个锅我不背。是我勾引他的吗?而且说到妖孽,这只能变成雪橇犬卖萌让自己放下警惕的才是吧?而且平常闷闷骚骚的,干起来像泰迪附体一样,说真的你不是泰迪精吗?

在叶羞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而在自己膝盖上画起了圈圈的时候,文州公主看了看情敌的数量,眯了眯眼。

“不如这样,圣诞节快到了,每家给叶羞准备一份圣诞礼物,让叶羞自己决定最喜欢谁的,然后这家就可以优先向兴国提亲,怎么样?”

各人略微思考了一下,都同意了这个建议,然后纷纷露出了势在必得的表情,各自离开,只剩下文州公主和少天公主。

叶羞刚刚对喻文州避开正面冲突的能力刮目相看,就听见黄少天问:“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啊?准备啥?”

喻文州勾唇:“不,少天你想错了。这个比赛最重要的其实不在于礼物本身,而在于叶羞喜欢哪个礼物的主人”。

黄少天似懂非懂:“所以我们不应该先想礼物,而是应该⋯⋯”

喻文州唇边的笑意更浓:“没错,先找到叶羞,然后把他干到只想着我们为止”。

正要溜出房间的叶羞踉跄了一下:很好,喻文州,我记住你了。

然而,好死不死地,杰西卡的隐身术在这个时候失效了。叶羞清晰地感觉到身后四缕不怀好意的视线,拔腿刚想跑,就被喻文州紧紧扣在了怀里。

“很好,看来都不用特意解释了,直接送上门了”。

“诶,等等,喻文州你犯规⋯⋯唔”

喻文州舔了舔唇,笑得很温柔:

“少天,关门”。




————咦怎么又栽到这俩人手里了Σ(`д′*ノ)ノ

————good luck,叶神。(摊手ʅ( ・´‸・`)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