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13」

这章就是大写的苏。


「13」
叶羞这一睡就是一上午,中午悠悠醒来后还是觉得有些腿软。

为什么这次这么累呢?比百花国的两个禽兽还坑爹。霸国俩人真是禽兽不如。已经3p了还要用道具。不过那也不至于这么累啊?难道自己真是青春不再?

最近接连懵逼的叶羞显然忘记了霸国王室的龙族血统。其实,韩文清和张新杰除了不能长时间保持龙的形态之外,让某个部位具有龙族特征还是没问题的。

比如腰部以下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的,数量。

所以,在刻意被瞒着的情况下,叶羞其实接受了双倍的♂关爱。

总之,这没救了的人生还是得继续啊。

叶羞叹了口气,然后打开了门。

对上了一双深情的大小眼。

叶羞默默把门又关上了。嗯,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重来。

深吸了一口气再打开门,还是那双澄澈的翡翠色的大小眼,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起床了?”

“⋯⋯嗯”。

“我是来送礼物的”。

“⋯⋯嗯”。

杰西卡轻轻摘下了头上的王冠,放在叶羞手里。然后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看起来很可疑的小烧瓶,拔出塞子将里面的绿色液体小心翼翼地滴到了王冠上一滴。叶羞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化学实验课还是什么情况,忽然觉得手里一轻,右手被一双温软的手握住,然后右手中指一凉。

抬起手来一看,中指根部,一个缩小的王冠一样的戒指熠熠生辉。杰西卡拉过这只手来,低头轻轻在光洁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右手中指——【名花有主】

叶羞脸颊有点儿发热,但还是习惯性嘲讽到:“哟大眼儿,这是给哥求婚呢?哥身价很高的不会被一个王冠收买的哟”

杰西卡笑了:“不,是给你带个牌再盖个戳,省得一眼没看住就不知道被谁拐跑了⋯⋯不过这个起码比轮国的那个国宝狗牌要好看多了吧”。

不远处的翔公主打了个喷嚏。

杰西卡凑到叶羞耳边接着说:“⋯⋯而且,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所以,如你所愿”。说完在叶羞的耳垂上啄了一下。

叶羞简直要崩溃了。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不学好,全动不动就往自己耳朵上招呼,还偏偏特么⋯该死的有效,轻而易举就能让自己从耳朵红到脖颈。

杰西卡啄完后并没有得寸进尺,只是又扳过叶羞的下巴在唇上也落下了一个羽毛一样轻的吻,然后翩然离去,留叶羞一个人呆了几分钟然后抚摸着手上的戒指若有所思地走回了屋。

进了屋转身关门,就剩一条缝的时候门缝里突然伸出来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把门强行掰开,手的主人怒气冲冲地看了一眼叶羞,然后直接把人揪到怀里亲了上去。这次的吻热情如火,在口腔里狂野地探索着,纠缠着,久久不完,直到叶羞因为缺氧眼睛里开始冒星星才放开他。

“⋯⋯犯神经的话唠请先走开,本公主正在思考人生,勿扰。”叶羞伸手抹掉了嘴角刚刚牵出的一缕晶莹的银丝,转身就要往回走。手却又被拉住了,叶羞有点无语,心想黄少天怎么突然不依不饶了起来。

然而身后响起的却是另一个声音:“哦?那少天走开了,现在我来帮你思考人生”。

叶羞只得又转了回来。喻文州摩挲着叶羞手指上的王冠戒指,眸色暗了暗:“上次让你被百花的抢走,昨天又被霸国钻了空子,没想到今天又被他抢了先”。

叶羞无言以对。明明被你俩抓住的次数最多好吗,怎么一副正宫娘娘感叹「皇上最近都不翻本宫的牌子了都怪那帮小贱人」的表情⋯⋯

“不过⋯⋯”文州公主露出了经典的腹黑笑容,“反正还给我留了一根手指,不是吗?少天,戒指。”

“诶来了来了真是气死我了兴冲冲地跑过来找你就看见你和大小眼在那儿调情真是一剑捅死你的心都有了大中午的秀什么恩爱本公主的早饭都要重见天日了好吗⋯⋯”喻文州虽然没搭理他,不过脸上的神情叫做深以为然。

一把抓住少天公主随手扔来的戒指,喻文州突然手快了一次,脑子里已经很乱的叶羞来不及躲闪就觉得无名指也一凉。

得嘞。叶羞无奈地看了一眼。一颗形状像六芒星和剑的结合的天蓝色戒指闪闪发光。

右手无名指——【热恋中】

“我说,喻文州,能耐了啊,这也敢乱戴,你咋不上天呢?”叶羞试着想拔下来,被一旁黄少天像是要杀人的眼神盯得悻悻放下了手。

目的达成的喻文州笑得和善:“不,我不上天。天只上你。”黄少天顿时发出了自豪的光芒。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两人的叶羞心累地回到了房间里,却看见窗台上不知何时被放了一个挺大的礼物盒,包装得很精致。

被这种东西坑过的叶羞很谨慎地估摸了一下,这个大小应该藏不下一只阿拉斯加,所以很放心地打开了。

里面是一大束粉红色的小花。下面放着一张字条:

这都是我从张佳乐头上摘下来的哦。

吓得叶羞差点直接把花扔了。

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

霸国某丧心病狂的韩姓黑社会终于动手行凶了。

第二个念头是:我该把花用密封袋保存起来当做证物然后报警吗?警察敢抓他吗?

第三个念头是:我是不是该替这倒霉孩子默哀?

第四个念头是:还好没对微国的正太们下手。

心念神转间,叶羞看清了后面的字:

⋯⋯他为了养这些花专门去找那个大小眼魔道学者要了好多奇怪的可疑药水往自己头上倒,终于把以前那朵小花发展成一束花了。乐乐摘完花之后蔫蔫的,我就先照顾他了就不亲自来了。你务必要喜欢呀:)








落款是百花国平公主。

松了一口气的叶羞把礼盒从窗台上拿了下来,这时才发现窗台外还蹲着两只眼神充满怨念的雪橇犬。

一只阿拉斯加雪橇犬,俗称大阿。

一只西伯利亚雪橇犬,俗称二哈。












给您拜年啦( ´ ▽ ` )~(划掉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想到头上花团锦簇的乐乐就不行了ψ(`∇´)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