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番外一·下」

正好错过零点qwq
其实我今天白天是想码文的(严肃脸
但是看《太子妃升职记》中了毒⋯⋯qwq


「番外一·在轮国 下」

总之,扭打中的叶羞和孙翔已经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打起来的。

显然叶羞是个战五渣,但是机智地一直跨坐在可怜的哈士奇身上,一手摁着毛茸茸的脖子,另一手在下巴的地方挠啊挠。孙翔被这种羞耻但又无法抗拒的舒服折磨得嗷嗷直叫,心里直骂叶羞卑鄙阴险,但是又本能地贪恋那只好看的手。

叶羞直到累得手腕都酸了才从哈士奇身上滚了下来。孙翔也筋疲力尽地变回了发型乱得像经历了九级大风一样的女装少年。

两人并排躺在地上喘了会儿气。孙翔体力好,回过神来之后就要爬起来反攻。撑起身子往身旁一看,只见叶羞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瓶水,正在仰头喝,透明的液体从嫣红的唇边溢出,顺着修长的脖颈,在锁骨处积了小小一洼,然后向下继续流到看不见的地方里去。

一向自诩直男的孙翔没来由地咽了下口水,觉得自己也口渴得不行,顺手把叶羞刚从嘴边移开的水瓶夺了过来几口喝干,但那种发自内心的口渴并没有被缓解。

纯洁的翔公主撇了撇嘴,跳了起来,扭动着把束腰的裙子扶正,然后不情不愿地向还在地上挣扎的叶羞伸出了手想扶他起来。

叶羞一看他那张死小孩的脸就恼,别过头继续自己挣扎。这裙子就是麻烦,每次马上要爬起来的时候都会一脚踩到裙子再趴下,真是⋯⋯

突然身后有两只胳膊从叶羞的腋下穿过,像搂小孩子一样轻松地把还在两脚乱蹬的叶羞给抱着站了起来。叶羞咬了咬牙,觉得自己的身高受到了挑战,转身刚要理论一下自己其实能爬起来不用帮忙什么的⋯⋯

周泽楷:⋯⋯( ˙-˙ )

叶羞头上冒起的腾腾怒火一下就蔫儿了。

周泽楷:“前辈⋯⋯藏⋯翔⋯给你。”

叶羞一脸茫然,并且对于周泽楷居然叫自己前辈这件事有点小小的爽,有种瞬间地位变高的谜之自豪感。

看穿了一切的江管家微笑着从一边走出,翻译到:“小周是说,如果你想要我们的国宝,就陪他和翔公主藏猫猫,如果你赢了他们,国宝就给你啦。”

这回叶羞和周泽楷两脸茫然。

其实厚道的周泽楷是想直接让孙翔把国宝给叶羞,但是既然江管家不厚道,那就听他的好了。

叶羞则是以一种“没想到你这个闷骚小孩还有这种童心”的感叹眼光审视了一下中枪的泽楷公主。

只有最像小孩的孙翔因为被无视而炸了毛。

规则就是,一共两局,地点限制在一座不大的宫殿内。如果第一局叶羞能找到周泽楷和孙翔,并且在第二局里不被找到,就算叶羞赢,反之则是轮国这方赢。

游戏开始

叶羞在裁判江波涛的监督下捂着眼睛数了三十下,然后迅速一个个房间找过去。这个宫殿只有一个主卧,三个次卧,一个大厅和一个餐厅,构造相当简单。叶羞轻而易举地在餐桌拖地的桌布下找到了还在为藏身地点偷偷得意的孙翔,然后在某个次卧的衣柜里发现了抱着大长腿努力缩成一团的周泽楷。

顺利完成了连裁判都为自家公主们的智商感到深深的担忧的第一局,叶羞觉得国宝近在眼前。

#这显然是一个flag#

第二局是周泽楷和孙翔一起找叶羞。虽然感觉不太公平,不过如果能兵不血刃地搞到人家的国宝,叶羞也不在乎这点得失了。

之前已经趁机认真观察过地形的叶羞早已对每个藏身地点了如指掌。有的地方虽然隐蔽,但是从未低估闷声不说话的泽楷公主智商的叶羞觉得还是不够隐蔽。

所以叶羞毅然放弃了摆设和障碍物比较多的卧室,直接跑向空旷的大厅。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般人都反而不会仔细搜查一目了然的大厅。虽然也有风险,但反正一局有十五分钟的时间限制,应该不够来一次地毯式搜查。

大厅很简单,中间一圈沙发,正面有壁炉,其他三面都是落地窗,厚重的窗帘都是束在一旁的。叶羞本想把自己塞进沙发的垫子间,藏在靠枕后,但看了看自己繁琐的裙子放弃了。这不到二十秒可不够自己把裙子藏得严严实实的。

壁炉也不行。万一他们突然觉得冷,那可是都来不及救就重伤了,太危险。

叶羞叹了口气,拎着裙子就钻到了最靠边的窗帘后,想了想又觉得最靠边反而危险,所以又暗搓搓地挪到了倒数第二的窗帘后,把束着窗帘的粗丝带解开,将自己面向窗户卷进去,再靠着灵活的双手打上了极为还原的结,还不忘将结转到外侧。还好这窗帘太大,束起来也足够以假乱真。

远处渐渐传来急促的脚步。叶羞屏住了呼吸。但果然如叶羞所料,只是稍作停留就离开了。唉,这翔公主果然是智商堪忧。叶羞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32个赞。

就在叶羞估摸着时间快要到了的时候,又传来了脚步声。只有一个人的,很稳,叶羞猜应该是周泽楷,一是孙翔肯定会“噔噔蹬”地跑来跑去,而是那货应该不会杀一个回马枪。

脚步声在大厅中央停住了。两秒后,果然是周泽楷的声音响起:“前辈,知道⋯⋯你在。”

叶羞简直想嗤之以鼻。这个激将法不要太明显好吗。他不会对着每个房间都一本正经地说了一遍吧?以为自己会上当吗?

周泽楷继续认真地说:“其他房间⋯⋯搜过。不会漏掉。”

“所以⋯⋯我来。”

叶羞正凝神细听的时候,声音突然消失了。

眯了眯眼,叶羞用尽全力去辨别声音,也听不见动静。应该是走了?

叶羞在心底小小地松了一口气。这关⋯⋯应该是过了?

就在叶羞正有点小激动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藏身的这一大捆厚厚的窗帘被人搂住了。叶羞身体一僵,还试图模仿木头人假装什么都没有。

但其实,即使隔着窗帘,也能感觉到前辈的热度和身体啊⋯⋯

周泽楷紧紧抱着怀中的裹在枣红色法兰绒窗帘里的人,在应该是耳朵的部位贴着柔软的绒料,轻声说:

“Gotcha.”

————番外一End————

————Gotcha什么的真是天下第一苏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