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沏一壶甜甜的甜菊叶「4」

无剧情进展,一章毫无意义的魔性脑洞。


————越是考试紧张的时候,想出来的魔性梗越多。


✑全员舞者设定
✑ABO。叶修A变O
✑这两周大概都两天一更σ ゚∀ ゚) ゚∀゚)σ
✑欢迎捉虫和勾搭!!💕💕💕


「4」
周六早晨,演出前一天

一张很大的床上盖着一张看起来就经历了很多的白色被子。

被子的某一块突然动了动,接着另一块也蠕动了一下,然后另一块也动了动。

被子下翻腾了起来,还夹杂着几声痛呼。

一角翘了起来,钻出来一个叶修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脸上还红彤彤的。接着左右又钻出来了两个脑袋。

叶修在黄少天的肩膀上蹭了蹭眼睛,然后努力伸脖子试图地看清远处电子表上的日期。喻文州蠕动了一下,抽出来一只胳膊把叶修的脑袋摁了回来。

“别看了,明天才演出呢。”

叶修认真地说:“不行我得起来活动活动,好几天没练功了。”

黄少天在被子里揉了一把旁边人的屁股:“你这几天还没活动够?文州你听见没⋯⋯嗷!”

喻文州冷漠地收回了刚刚敲了一下黄少天的头的手:“你摸的是我的屁股。”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黄少天炸毛了,翻身趴到了叶修身上啃咬起来。

叶修险些被这突如其来的体重压出一口老血:“噫黄少天你是大象还是狗吗⋯⋯哎呦别咬腰⋯啊~⋯⋯喂喂喂我发情期都过去了你有啥理由白日宣淫吗!”

被子沉寂了一下后飞了起来。黄少天撑起上身,求助地看向一旁正慢悠悠把刚穿上的裤子又脱下来的喻文州。

喻文州真诚地眨了眨眼i:“嗯,为了庆祝叶修顺利度过人生第一次发情期?”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趁着叶修发呆,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又把被子蒙上了。


两个小时之后

精神上吃饱喝足的两只禽兽穿好衣服打算出去买早饭让自己身体上吃饱喝足。叶修在床上揉着腰试图够到散落在床边的衣服。

“好几天没出屋也不知道冷不冷⋯⋯”喻文州裹紧了围巾。叶修闻言一个寒战,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飞快地抓回了床下的背心。

“很快回来不要太想我们哟~”黄少天打开了门的反锁。叶修翻了个白眼,扑出去手指勾到一件上衣,并且成功在自己冻僵之前缩回了被窝。

呀,裤子离得有点远啊⋯⋯叶修深吸了一口气,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寿司卷,双腿一蹬就要扑过去。

“叶神不用这么着急穿衣服,可以等我们回来帮你穿~”喻文州拉开了门。

门口突然传来“梆”的一声和黄少天的惊呼。叶修吓了一跳,两腿一软,整个人以一个⋯⋯

空气 空气空气空 腿⬇️
 空气空气空气被子//被子


床➡️┏━┓被子(😐_ 被子 裤子

⋯⋯的高难度姿势趴在了地上。

门口,喻文州苦笑着碰了碰大概青了的左眼:“嘶⋯⋯韩队下手真是不留情面啊。”

叶修一听受到了惊吓,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空气空气空气 被子//被子
床➡️┏━┓被子(😯_ 被子

空气空气空   松开的被子 //被子
床➡️┏━┓松开的被子(😧_ 被子

空气空气空   | /被子被子
床➡️┏━┓(😨_ 被子被子

空气空气空  .._:(´ཀ`」 ∠):_ ...
床➡️┏━┓被子被子被子被子

⋯⋯结果韩文清扒拉开碍眼的喻文州之后看见的就是满身谜之痕迹的叶修撅着屁股在被子上扑腾着,闻见的是满屋子暧昧的柠檬薄荷甜菊叶交织的气味儿。

韩文清冷峻的脸更黑了一层,扭身又给喻文州右眼补了一拳。

大快人心。终于重新裹好被子的叶修发现韩文清不是来上自己的之后,元气满满地蹦着站起来了,然后惊恐地看着韩文清握着拳头向自己大步流星地走来,而后又是一阵充满不好回忆的天旋地转⋯⋯

眼部侥幸逃过一劫的黄少天悲怆地目送着韩文清腋下夹着一只仿佛触电的虾滑一样的物体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