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韩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真是荷包先动的手「上」

有点奇妙的脑洞_(•̀ω•́ 」∠)_考得有点炸,撸个韩叶短篇压压惊。

(以及甜菊叶的上一章忘了打all叶tag⋯⋯不麻烦也在考试的tag整理君了,没看哒点我头像~

「上」

一穷二白的落魄少爷叶羞最近很郁闷。自己前两天手头紧,当掉了心爱的荷包。结果省吃俭用凑够了赎回来荷包的钱,当铺老板居然说,因为昨天门口儿有个壮汉经过,周围人不知为何都纷纷向他投掷荷包,老板以为这是个行走的人形许愿池之类的活动,又舍不得投钱,瞅着周围就叶修的荷包最破,还以为是自家伙计的,就随手扔过去了。

当铺老板很不好意思地赔了叶修两包烟钱,然后悄悄透露给叶修:虽然我高度近视没看清那人长相,但是后来听说那壮汉就是江湖大盗韩文清啊!

每天只和狐朋狗友打牌下棋的叶修并没有听说过这个韩文清。但就算自己荷包里没钱,这口气咽不下去啊!

叶修去找隔壁道观的王道士要了一张符纸,提笔在上边认认真真描了个自己钱包的样子。王道士掐指一算:“你这趟旅程变数诸多,怕是有些凶险,你果真坚持要冒这个险,就为为你那破荷包争口气?”

叶修点了点头。王道士比较小的那只眼睛跳了跳,叹了口气还是用指尖蘸了点水开始施法。他把符纸贴到叶修额头上,默念几句,拿拂尘轻扫过叶修身体。“咻”地一下,叶修就从原地消失了。

韩文清此时正在自己老巢里清点最近的收获。看着高档精美的就打开拿钱,剩下的钱包和那些破烂老旧的就隔天送到这县城的酒馆里让他们自己来认领,省得钱包里有什么有特殊意义的纪念品,丢了怪可惜的。

叶修的那个荷包还是他家道中落之前留下的,虽然脏兮兮的但样式一看就不凡。韩文清掂量了掂量,估计里面就几文钱,就随手扔到了身后地上破钱包那一堆里。

韩文清没有看见,那个绣着一片叶子的荷包突然抖动了一下,扭了扭,像是观察了一下环境,然后一蹦一蹦地跳下了荷包之山。半路还被某个荷包的绳子绊了一下,直接一路骨碌下去,pia地拍到了地上。

听见身后铜钱微弱的响声,韩文清警觉地回头看了一眼,但并没有注意到某个被前来复仇的主人附体的荷包。叶修松了口气,顺着桌边堆得老高的武器堆艰难地爬回了桌子,悄悄地混到了还没有被韩文清搜刮的荷包群里,准备这回给韩文清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韩文清随手拿过下一个荷包——诶,这个看着有点眼熟啊⋯⋯韩文清回头瞅了一眼之前检阅过的荷包堆,有点疑惑。叶修蠢蠢欲动:很好,看来是想起来我了,等你好奇打开荷包,我就把你的手狠狠咬个口子出来,也算是为民除害⋯⋯喂!

韩文清潇洒地向后一抛,叶修就又回到了熟悉的荷包堆中。荷包沮丧地垂下了头,自己就长得这么没有让人打开看一下的欲望吗?

叶修怀疑了一会儿自己的审美观之后又振作了起来,打算等韩文清睡下之后再给他致命一击。睡之前还欣赏了一下肌肉男的健身活动,宅男叶修表示不能理解那些块肉都是怎么长出来的。

终于,韩文清洗了个澡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叶修专门往自己里装满了硬邦邦的铜钱,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气喘吁吁地抵达了韩文清正上方的床幔上。小心观察了一小会儿之后,叶修确定这个恶人已经睡得不能再香了。叶修不禁有点嫉妒,凭什么这个坏蛋能有这么大的床,而我这个为民除害的英雄却连软一些的床垫都买不起?!

叶修越想越觉得不公,摇头晃脑咬牙切齿,没发现自己哐当哐当的声音已经把韩文清从深眠中唤醒。韩文清屏住呼吸,不知道谁在靠近,暗暗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一跃而起。然而叶修晃够了之后也决定开始行动了,遂安静了下来,努力瞄准下面的男人身上相对来说一定最脆弱的地方。

一人一荷包就这么沉默地对峙了一盏茶。

终于,鼓起勇气的叶修一松勾住床幔的荷包一角,用尽全身力气对准韩文清腰部以下不能描写的地方坠落了下去。Duang地一声,毫无防备的韩文清被砸得整个人弹起来成了V的形状,然后捂着某个被坚硬且高速坠落的物体正中的部位跳下了床,飞快地点上了灯。

床上,摔得七荤八素的叶荷包正努力把自己塞进床缝里隐藏起来,结果被突如其来的光明吓了一跳,试图拱到被子里,却被韩文清眼疾手快地摁住了露在外面的一截穿绳,直接揪了出来。

叶修选择了装死。反正一天过去咒语失效自己就回去了,谅他也对自己没办法。难道还能把自己告到官府?怎么报案,“我抢的一个荷包半夜想要谋害我”?

韩文清沉默地看着床上这个突然没了动静的见鬼荷包。下身还在隐隐作痛,被一个铁疙瘩砸一下真不是好受的。该怎么办呢?莫非真是自己收的荷包太多遭了报应,这是荷包神仙显灵了?

什么狗屁神仙这么阴损,韩文清头上暴起了青筋。吓得叶修不由自主往后缩了缩。

韩文清挑了挑眉。不过⋯⋯要只是个有点怂有点蔫坏的荷包精的话,那就有意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