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韩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真是荷包先动的手「下」

明天出成绩,有些方的我选择了深夜撒糖攒人品( • ̀ω•́ )✧

「下」

韩文清有点好奇地捏了捏叶荷包,里面塞满了硬邦邦有棱角的东西,叶修敏捷地跳开,清了清嗓子想要对恶人进行一番义正言辞的声讨,却只发出了铜币碰撞的“哐当哐当”声。但是叶修自己并没有发现,而是一本正经地“哐当”了半天。

韩文清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荷包精居然还不能口吐人言,难道自己还要去学一门荷包语?这个就算想学也没地方学吧。

叶修看见韩文清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不由得咬牙切齿,强盗就是强盗,都不会倾听别人说话的!叶修抡起两根长长的系绳对着韩文清的大手就是一阵猛抽。虽然这点攻击对韩文清就跟挠痒痒一样,不过韩文清看着荷包跳脚的样子觉得甚是有趣,于是板起脸装作生气的样子,一把拎起叶荷包下面的一角,在床上抖了抖,里面的铜板噼里啪啦地落到了床上。叶修,此时作为一个荷包,只觉得一阵空虚,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一样,一下子蔫了下来,刚刚威风凛凛的系绳也提不起劲来,整个荷包软软地躺在韩文清手里。

韩文清一手捧着叶修,另一手从一小堆铜币里翻出了一张小纸条。

“此人是个为了荷包豁出去命的穷烟鬼,大名叶修,被我以秘法附身到自己的荷包上。想和他交流需要⋯⋯凑近点。对了,这人虽然比较欠收拾,但也别把他玩坏了。”落款是“微草观王道士”。

韩文清非常复杂地看了手里躺尸状的荷包⋯⋯或者说是叶修。这人是怎么想的,把命都赌在跟自己置气上了?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把荷包喂了狗,他不就完了?真是⋯⋯

韩文清小心地戳了戳软趴趴的叶荷包,凑近:“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把耳朵几乎贴到荷包上,韩文清才听清叶修其实是有声音发出来的,只不过微弱到很容易被铜钱声掩盖:“现在吗?哥想抽你,不如把脸凑过来让哥泄愤?”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作势要把叶荷包扔到一旁煤炉子里。叶荷包一下子似乎被吓得变白了一点:“别别别,好汉别冲动啊,我一时口误,口误。”

韩文清把耳朵又凑了过去。

叶修认真地问:“有烟吗兄弟?我想抽烟。”

韩文清想了想,这个是真没有,最近比较忙来不及抽。

叶修忧伤地叹气:“那你再凑过来一下。”

韩文清不疑有他,刚把捧着叶修的手举到脸边,结果“嗖”地一下侧脸一烫,偷袭成功的叶荷包迅速辗转腾挪爬下了韩文清的手,得意地扭了扭,还把两根系带张开,仿佛在说:“哈哈,你奈我何?”

韩文清“咔咔”地活动了一番手腕,看来不还手你个荷包当我是什么渣渣了?让我今天就教教你我能对荷包做什么!

接下来的一夜里,作死的叶修不幸体验到了全方位的关♂爱和调教。时而被金银撑满号称锻炼弹性,时而被浸到水里细细洗净,时而被叠成小方块号称考验柔韧性,时而绣着叶子的精细之处又被韩文清的手摩擦按压号称鉴赏绣工⋯⋯

东方既白,韩文清满足地把筋疲力尽、像小猫一样呻吟着的叶修揣到了裤兜里,打算好好睡一觉。没睡多久,只觉得腰上一沉,还听见了布帛绷断的声音⋯⋯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韩文清还没张开眼就习惯性地捂向今天经历过很多的腰部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却摸到了一片柔软光滑。

韩文清一睁眼,只见一张清秀俊俏的脸正迷迷糊糊地看向自己。

等他发现青年眉间一片熟悉的叶子形状的花纹,和脖颈上系着的款式熟悉的系绳,才反应过来术法时间到了以及叶修可能是跟荷包合二为一了。

等他看清跨在自己腰上的、一丝不挂而且长发滴水、浑身都是未消散的青紫痕迹的神情慵懒的青年,只觉得下腹一阵燥热。

等他想起来自己昨天睡前留在荷包里充样子的一块银子,发现叶修正在满脸通红地用修长的手指在腰部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里试图挖出什么时,韩文清瞬间全身的血都流向了头和某个部位,然后头部决定顺从某个部位的欲望。

穷烟鬼+荷包精叶修从此过上了有钱而充♂实的生活。

每当有人问他俩为什么会走到一起的时候,韩文清总会心有余悸地摇摇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回答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真是荷包先动的手。”








然后宠溺地轻吻一下旁边闻言撅起嘴的人。





所以说,缘分这种东西,很容易在你不经意间从你指尖飞走。但你要相信,属于真爱的那段缘分,正在努力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吭哧吭哧地也要爬回你的身边。






——The End——
谢谢大家_(•̀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