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沏一壶甜甜的甜菊叶「5」

真·写了一个星期的一章,街舞这段真是虐哭我了,改了无数无数次⋯啃专业名词都要哭了才憋出来的( •̩̩̩̩_•̩̩̩̩ )


对了这两天正赶上学校舞团在民族剧院演出,蹲在人家民族歌舞团排练厅门口观察了一个下午( ・᷄ὢ・᷅ )啊超帅啊(痴汉笑


「5」
叶修早上被韩姓壮汉掳走,下午一两点就一脸愤懑地出现在了兴欣门口。

等在门口正按摩眼睛的喻文州看了一眼叶修隐约露出来的锁骨上的草莓,什么也没说,牵过叶修的手拉到了训练厅里。正在练broco(中文名野马,大概来讲就是从直立到双手倒立的过程不断重复)的黄少天直接前桥翻了过去,扑到了叶修身上左闻右舔。叶修一脸嫌弃地把他从身上扒拉开:“黄少天你属狗的吗动不动就上嘴。”

黄少天不在意地又跳回去,扣着叶修的头攫住唇细细啄了一圈,像是要把他身上烦人的桂花味儿都舔走。但黄少天惊奇地发现,叶修身上虽然明显残留着韩文清的桂花味儿,但是自家的柠檬薄荷味并没有被盖下去,说明⋯⋯韩文清并没有标记叶修?

喻文州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微笑了一下。果然韩文清虽然是个耿直boy,但是并不冲动,在知道叶修明天有演出的情况下没有强行纵欲,也是真的心疼叶修吧。

虽然⋯⋯闻到叶修身上有别家的信息素味儿还是很不高兴。

喻文州看着叶修努力像没事儿人一样舒展着身体,心中暗暗决定要把他所有用腰的动作都换给自己和黄少天做。

第二天早上

彩排的时候,喻文州意味深长地递给叶修一条涂鸦图案的围巾,顺手摩挲了一下叶修脖颈上还没全消失的吻痕。叶修瞪了他一眼,转身潇洒地走开。

⋯⋯走了两步又板着脸走回来把围巾一把拽走了。明明看见叶修耳朵尖都红了,但是喻文州并没有拆穿他。

晚上,演出很成功。在最后B-BOY斗舞环节,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约而同地尽量避开了用腰的动作,比如Flar(托马斯)之类的。然而叶修并不领情,指挥着方锐上去一串熟练的Boomerang(坐在地上双腿V形,手撑在两腿中间撑起身体倒立状,然后转圈)在斗舞环节略胜一筹。

喻文州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行吧,谁让他喜欢他呢。

叶修下了台擦擦汗,随手掀起来有点热的卫衣打算脱下来,结果刚露出包裹在紧身白背心里的精瘦腰肢,就被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又罩了回去。叶修吓了一哆嗦:“干嘛呢你?”

黄少天警惕地扫视了一圈,一旁郑轩和宋晓非常淡定地开始cos海伦凯勒,满脸放空自我的表情慢慢挪了出去。

黄少天从后面搂住叶修,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不想让别人看你。你说你都成Omega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就不能⋯⋯别总不把自己的诱惑力当回事儿?”

被他头发弄得有些痒的叶修轻笑想要挣开,被黄少天很流氓地偏过头在最怕痒的脖子上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串吻,叶修终于忍不住完全缩到了黄少天怀里试图躲避,结果又被他含住耳垂逗弄了一番,直到门口喻文州实在看不下去黄少天拿嘴而不是嘴炮欺负人的行径,轻咳了两声,两人才分开。

叶修使劲戳了戳黄少天的胸口:“你当谁都像你们就跟没见过Omega一样的蓝雨庙这么思想龌龊吗?我看下个月我跟轮回合作的芭蕾就挺安全的啊。”

黄少天脑海中的警报一下就呼啦呼啦地响起来了。“哪个剧?”

“《关不住的女儿》,周泽楷当然是男主,但是江波涛演女主她妈!哈哈哈哈⋯⋯”

一种不详的预感浮上黄少天心头:“那你呢?演追求女主的那个傲慢又有点呆的富二代?”

叶修一副“你四不四洒”的表情看向黄少天:“这种可以本色出演的角色当然是交给孙翔啦。本来商量好的是沐橙跳女主,我和小周轮流跳男主,还省去串场的时间。结果轮回那边听说我变成Omega之后硬是把剧本改成了《关不住的Omega》,让我跳那个O,沐橙跳我妈,男主让小周和小江轮流跳⋯⋯这什么馊主意,不是纯折腾吗?轮回那边六个核桃停止赞助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了一样,看见了彼此眼中浓浓的危机感。轮回对叶修的意图简直呼之欲出,没想到这次他们这么主动,早知道就不用特意让黄少天跟王杰希聊人生谈理想转移注意力了。



————最近整个人是幸运e的,演出之前又是重感冒又是扭脖子,刚刚还以一个标准的企鹅滑翔式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楼梯上一路搓了下去⋯⋯所以这章有点混乱,从下章周叶开始应该就恢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