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喻黄】抢红包当抢少天红包

喻文州0210生贺( • ̀ω•́ )✧tag对了吗?
新的一岁也要攻下去苏下去!
大家新年快乐哟,祝喜欢的cp天天发糖(ε: )

本来打算码个小短篇,结果越来越长越来越长想到什么写什么⋯⋯不过还是一发完
题目和正文好像没啥关系⋯⋯



大年三十晚上12:00

“队长队长新年好呀!✧⁺⸜(●˙▾˙●)⸝⁺✧ ”陷在沙发里,叼着薯片刷着微信的喻文州在听见前面的电视里传出“三二一——新年好”的同时,也眼睁睁看着列表里的新年祝福的小红点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又被后来的顶下去。但是这一条却因为是置顶而一直屹立不倒地倒映在喻文州噙着笑意的眼眸中。

扫了扫胸前的薯片渣,盘腿坐起来,喻文州认认真真地回了过去“少天新春快乐^_^ ”

很快,绿色的长长短短的语音一个个蹦了出来。喻文州先默默等了一会儿,但语音条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勾唇轻笑了一声。索性把电视静音,人倒在了沙发上,把一旁蜷缩着陷在沙发缝里的黄白花纹的烦烦挖出来放到臂弯里慢慢抚摸着柔软的后颈,另一只手点开第一个开始放到耳边听。

黄少天那边依稀可以听见歌声和笑声。今年正好大家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来得及回家过除夕。不久前战队的成员一起在门口饭馆吃了年夜饭后,黄少天领着大家去唱ktv,喻文州惦记着家里两只猫祖宗,就先回了家。赞助商给蓝雨选手们分的公寓都在一栋楼里,黄少天的公寓正好就在喻文州隔壁。

“队长队长,你不来太可惜了我以前都不知道徐景熙唱歌这么跑调诶!以后叫他灵魂歌手好啦”

“队长我跟你说啊春晚有什么好看的嘛你不如来找我们玩啊很近的还有吃有喝的”

“队长你想看春晚我们爬俱乐部窗户进去拿投影看怎么样!”

“队长⋯⋯你家也没有人多冷清啊”

喻文州垂下眼帘,把脸埋进了烦烦的毛里。

怎么冷清呢,我有烦烦呀。

还有你的声音。

“队长,我们刚才玩真心话大冒险抽到的大冒险全是‘抱左手边第二个异性’啊‘亲对面的异性脸颊一下’啊之类的⋯⋯”

“气氛一下就低落了啊就连郑轩都不唱歌了”

喻文州眼皮沉重地跳了跳。

“队长他们开始合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了⋯⋯(背景音:‘看过来~看过来~’)”

喻文州叹了口气,手指轻动:“那别跟我聊了,快跟他们一起唱去吧”

隔了像是永远的几秒钟。

“可我不喜欢女孩子!”黄少天对着手机脱口而出,手指一颤就发出去了。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地撤回。

尽管消失了,那句话还在喻文州耳中回荡。

ktv内
“少天你说什么呢”众人目瞪口呆。

“哈哈少天已经绝望地放弃了妹子吗”

“那你喜欢谁啊”

那你喜欢谁啊
那你喜欢谁啊

我喜欢谁⋯⋯

还能是谁。当然是他啊。

脑海中很多东西一闪而过。拖后腿的少年,好看的手,魏老大,温暖的微笑,大海,队长,剑与诅咒⋯⋯

无知觉地讪笑着把话题一带而过,黄少天紧紧握着手机,借口上厕所走出了房间。

轻轻合上身后隔绝了一室喧嚣的门,犹豫了一下,把手机底端的麦克风凑近了唇:“我喜欢你。”

又像是做了错事一样赶紧上划取消。

再开口却连出声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喜欢你。我不由自主地模仿你,和你买一样的手机,买同款手机壳。我想靠近你。我喜欢听到你指挥的声音。你看着我的时候我都会很开心。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其实有点紧张。我喜欢听记者连着说“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我一直喜欢你。

⋯⋯可是你喜欢我吗?

鼓起勇气,每个字母都按得很用力,打出那四个字。再点发送。很容易不是吗?

但是做不到啊。

黄少天冲进房间里,一言不发地开了一瓶啤酒仰头就灌。大家很惊慌,不管是一言不发还是灌酒都和黄少天不在一个世界线上啊。

喻文州在屏幕的另一边,屏住呼吸等着下文。

不喜欢女孩子,然后呢?

可能是“不喜欢女孩子女孩子最讨厌了又不接受我的告白”

也可能是“不喜欢女孩子喜欢成熟的御姐”

⋯⋯也可能是“喜欢男孩子”。

也可能是“喜欢你”。

喻文州倒是没考虑“喜欢男孩子尤其是王杰希那种的”这种选项。少天如果喜欢男人的话,那只能是我啊。

他甚至已经打好了“我也喜欢你”,就等着对方的下文。如果自家有点傲娇的少天真的能踏出那一步的话也肯定会面红耳赤地赶紧撤销,那自己得盯紧了,少天的手可快着呢。

但是那边久久没有新消息冒出来。

喻文州盯得眼睛发酸之后不得不从屏幕上移开视线。一直呼噜着享受抚摸的烦烦发现铲屎官突然停手了,疑惑地翘起脑袋,往沉默的喻文州手心里钻了钻。

还是没反应。“喵?”

发愣的喻文州这才回过神来,带着苦涩的笑意继续给烦烦顺毛。

可能是他想多了吧。

喻文州看着电视,里面的红火热闹因为静音的缘故好像离自己无比遥远。一室寂静。往沙发靠背的方向缩了缩,有点冷呢。还是打开声音吧。

就在喻文州迷迷糊糊地要睡过去之前,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喻文州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像是有种奇妙的预感带领着自己一样打开了门。郑轩吃力地搀扶着眼神迷离的黄少天,见喻文州开门赶紧把黄少天推到了喻文州怀里:“队长⋯⋯哎哟⋯少天他不知道为啥突然就开始灌酒,劝都劝不住,喝醉了之后也不吵不闹就坐在那儿抽泣,把我们都吓坏了⋯⋯送到家门口他又说没带钥匙,我想着也得有人照顾,正好队长你在他隔壁,这活儿就交给你了!哎呀没有妹子就是容易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已经把门关上了。把怀里的人小心地放在沙发上,喻文州一开始还在努力回忆怎么给他醒酒,没过一会儿就只是盯着黄少天微醺的红彤彤的脸和挂着泪水的睫毛发呆了。少天怎么这么可爱呢。醉了的少天正躺在自家沙发上⋯⋯光是这个认知就让喻文州心底的野兽开始叫嚣。

电视配合地唱起了《难忘今宵》。

其实黄少天的脸红大部分是因为感受到喻文州炙热的视线。他其实没醉到不省人事,一是因为宿醉对职业选手的判断力还是影响挺大的所以不敢多喝,二是因为这样他才能留了个神把钥匙偷偷藏起来,不然被郑轩真送回家里,一个人把年夜睡过去?不过队长居然信了诶,当自己是叶修那个酒量约等于零的吗?

黄少天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正对上喻文州直勾勾的视线,赶紧又闭上了。

所以没看到喻文州随后露出的危险的微笑。

故意等了半分钟之后,喻文州突然开口:“烦烦!”

黄少天习惯性睁眼:“啊?”

喻文州一脸无辜:“我叫我家猫呢。诶,少天你不是喝醉了吗?”

黄少天眨了眨眼,不知所措。

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已经是鸡窝的头发:“没事,睡吧。”

黄少天听话地闭上眼睛。

喻文州欣赏了一会儿,想了想觉得睡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啊,干脆一咬牙把人从沙发上铲起来公主抱到自己床上去了,又折腾了半天把外衣脱了下来。

这个过程中努力装睡的黄少天内心是崩溃的。在喻文州把手伸向黄少天的裤腰带的时候黄少天终于绷不住了,也来不及装做悠悠转醒什么的,哼哼唧唧地从喻文州手下滚开了。

喻文州无奈地收回了手,看来少天还是有点排斥自己啊。

(你趁人家喝醉脱人家裤子不躲才有鬼啦)

喻文州照着度娘上的醒酒方法去热了杯牛奶,加了点蜂蜜,放到床头柜上:“喝。”

哼哼唧唧。他才不要让队长看到自己脸爆红的样子。

“少天乖。”

黄少天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喻文州忍着笑把杯子递到挥舞着的手里。黄少天抽回手几口喝干,豪气地往旁边一放,结果没找对位置放空了,连人带被窝滚到了眼疾手快的喻文州⋯⋯的脚下。

喻文州费力地把这个大寿司卷抱到床上,自己关了灯抱了床新被子睡到双人床的另一边。天知道他是以怎样的毅力控制住自己不去把少天嘴边一圈白色的牛奶渍舔掉的。

黄少天感觉到灯灭,睁开眼暗搓搓地往喻文州的方向蹭了蹭。喻文州感觉到了,装作不经意地也往黄少天的方向拱了拱。

第二天,黄少天是被压醒的。比较胖的那只叫索索的黑白相间的猫一屁股坐在了黄少天脸上,尾巴还在脖子里扫来扫去。

黄少天挣扎着想把猫弄下去,把一旁抱着烦烦睡得香甜的喻文州也给弄醒了。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观看了一会儿人猫大战,才好心地伸手把索索抱了过来。

黄少天气得头发都翘了起来:“这只猫叫什么?”

“索索。”

“那只黄的呢”

“⋯⋯烦烦”

黄少天冷漠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心里有些方,自己的小心思好像被看透了怎么办⋯⋯

“队长你给我解释一下。”黄少天更生气了,“为什么索索比烦烦胖这么多?你是不是偏心?!”

喻文州目瞪口呆:“啊?我也不知道啊⋯⋯”

其实他在心里有了答案:烦烦每天活蹦乱跳还喜欢喵喵叫唤,当然就瘦下来了啊⋯⋯但他不敢说。

总之,奇妙地避开了起床时在一张床上的尴尬,两个现代人习惯性地先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习惯性地输入自己的四位密码,也就是对方的生日。

咦,不对?难道改成自己的生日了?0210,0810。哦,这回对了。

看见了上次关上时最后打开的界面,看见了未发送框里的“我喜欢你”。

只不过他们拿的是对方的手机。

这才发现聊天的视角不太对的两人反应了过来后,赶紧转头看旁边的人。

大眼瞪小眼。两脸懵逼。

不过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少天睡了一觉好不容易不红了的脸又红成了西红柿,欲言又止,干脆缩回了被子里。

喻文州确定似地看了看屏幕下方没发出去的“我喜欢你”,又看了看屏幕上方的“队长”,才把手机举到缩回被子里的黄少天大概是头的部位:“嗯?”

里面闷闷地穿出来一声:“嗯。”

喻文州笑得很灿烂,这回可以有底气地说:“没关系呀,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猛地地从被子底下钻出来扑到喻文州怀里:“呜呜呜那你不说队长真是坏人我还伤心得喝酒来着晕乎乎的好难受你欺负烦烦还欺负我⋯⋯”

喻文州则像是给大猫顺毛一样轻轻抚摸着怀里人的后背,轻笑着温柔地安慰他。黄少天穿了件大红的毛衣,像个新鲜出炉的大红包一样,抱在怀里热乎乎的,还有蜂蜜牛奶味儿,挺舒服。

那这份生日礼物,他就提前一天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