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番外二]

和正文主线无关的番外,韩张叶(ノ∀` )
昨天晚上不知道哪里有和谐词,发了六七次都没成功(哭晕

番外二,在霸国,上

对国宝动机不纯叶修x(王宫管家新杰公主+龙形态护宝狂魔文清公主)

叶修打听到霸国国宝是文清公主的钱包的时候可着实犯了难。先别说事事安排精细的张新杰会把国宝藏得多隐蔽,就算自己能找着,也不一定能从韩文清手下逃离霸国。所以叶修多留了个心眼儿,在衣服夹层里藏了个小卷轴,关键时刻撕碎了可以把自己传送到方圆一里地的随机某一个地方。

有了保命手段,叶羞公主光明正大地以“和新杰公主交流茶点甜品的制作心得”为由来到了霸国王宫。

这里面好气派。叶修在心里惊叹了一句。霸国王宫是个大古堡,古老的方砖上铺着猩红色的地毯,壁炉里熊熊燃烧着火焰,大厅房顶极高也不知道是为了装下什么东西,墙壁上挂着猛兽的头骨和巨龙的画像,建筑风格像是中世纪的老古董一样破旧又威严,但端端正正摆在地毯上的沙发和茶几又很简约现代。而且奇妙的是,看着像是尘封已久的墙和地其实都擦拭得很干净,楼梯上残缺了一角的石块被细心地补上了新石头防止人们跌倒,画像上血色的部分还被打上了马赛克⋯⋯

叶修已经猜出来这矛盾的城堡装潢是哪两个人负责的了。

大厅的最前方,是一幅起码十米高的气势磅礴的壁画。一白一黑两条巨龙张开翅膀,向下俯冲,叶修站的位置正好在龙口之间,任谁站在这儿都会感到些压迫感,但叶修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还试图把龙鳞上的金箔抠下来。

就在叶修的魔爪马上就要碰到金箔的时候,身后终于藏不住了的人才迫不得已地出声:“咳咳⋯⋯你就是叶羞公主?抱歉久等了,跟我来吧。”

叶修又依依不舍地看了金光闪闪的龙鳞几眼才把爪子收回来,然后安慰自己,来日方长,总有机会。这么一大片金子明晃晃地贴在这儿可不就是等着人往下抠呢,既然霸国不懂“财不外露”的道理,索性便宜了自己让他们长长教训。

沉稳文雅的声音主人无疑是新杰公主了。尽管有心理准备,叶修还是不禁有些惊讶地打量了一番眼前表情有些严肃,金发在脑后盘得一丝不苟,鼻梁上架着样式古老的金丝眼镜,裙装简单但一丝褶皱几乎都没有,像是古板又禁欲的芭蕾老师。

他在心里偷偷估摸人家三围的同时,新杰公主也在打量他。叶修身上伪装性别的术法瞒不过霸国往事龙族血统的眼睛。眼前清秀的人看起来倒是莫名地有点顺眼。新杰公主神色松动了几分,带着叶修爬上回旋的楼梯走到了准备好的客房。

行如弱柳扶风的叶羞公主把行李一撂,头探出门往走廊左看看右看看,装作不经意地问身后的人:“那你的房间在哪儿啊?....我就随便问问”。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们两个...平时不住在这里。不过既然你问的话,我的房间在走廊最里面。”叶修目测了一下,这之间起码隔了二十个房间。本来他还以为这些客房都住满了人,但走廊里一片寂静,显然是没人的。叶羞打了个寒战,别告诉他里面住满了不是人的东西。不过最主要的是张新杰肯定不会把国宝随随便便藏在这么远的客房里,要是能说服他让自己住到他隔壁,没准还能听见点什么线索,再不济,也起码离目标近一点好下手。

叶修很和善地以指导小妹妹的语气说:“那个⋯新杰呀,你这么安排就不方便了。我初来乍到,如果有什么问题想要和你讨论交流一下的话,走这么远既浪费时间,又浪费了你们清洗地毯的水⋯⋯”

张新杰叹了口气,一手一个拎起来叶修的行李箱直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叶修欣慰地点了点头,有前途。

打量了一下新杰公主古典但是简约的房间的构造,叶修刚想说自己睡沙发挺好,结果只见张新杰从柜子里抱出来一床被窝扔到了他那张双人床上,然后无辜地对着叶羞眨了眨眼:“叶羞公主不是节约用水吗?其实洗沙发套也挺麻烦的。”

叶修此时的动作可以脑补暴漫的接受挑战.gif。这个妹子太主动了,但自己终归是汉子,不太好吧。而且虽说苏沐橙和闺蜜偶尔也会睡一张床,但是自己和新杰公主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叶修决定索性再试探试探,把她吓回去就好了。

走过去把被子塞回张新杰怀里,叶修真诚地说:“霸国王室的勤俭风气实在深深打动了我。这么一想,多洗一个被套也是不可饶恕的浪费啊!我们其实盖一床被子就可以的。”

张新杰挑了挑眉,转身把被子放了回去。叶修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还是有些小惊讶的。来真的?第一天就直接睡一个被窝了?这个进度比自己计划得快了不少⋯⋯虽然和人家姑娘这么亲近不大好,但是自己没啥不纯洁的动机,肯定也出不了差错吧。叶修这样安慰了一下自己。

考虑到新杰公主出名的洁癖,叶修还是忍着睡意去冲了个澡。走进浴室反锁上门,泡到浴缸里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伪装性别的项链摘了下来,往门的方向瞅了一眼。门是磨砂的,应该看不到自己吧?

叶修想把项链放到沾不着水的地方,于是掂着脚尖快速从浴缸里走出来,小跑着把项链放到不远处的洗手池边上,正要往回跑的时候,旁边的门外突然穿来张新杰一本正经的声音:“本着节约用水的态度,叶羞公主介不介意和我一起洗澡?”

叶修真的吓了一跳,跳完就Duang地侧着滑倒在地上,摔得是七荤八素,五脏六腑移位,一时除了呲牙咧嘴动都动不了。

门外,张新杰默默捂住了从指缝间可以看出泛红的脸。

他只是像调戏一下而已,听见声响之后直接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透视了进去也真的不是自己的错,他真的没想到里面正好是一丝不挂的美人。都是龙族血统的锅。

但是在热腾腾的雾气间那个白嫩里透着粉红,挂着水珠,匀称修长的身影就是在眼前挥之不去。

今天要洗冷水澡了。张新杰低头看了一眼,深深叹了口气。想想自己一会儿还得和里面撩人的妖孽盖一床被子,就觉得自己这回算是彻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