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人群中为什么杰西卡公主的王冠在发光呢「番外二中」

☆与正文无关。韩张叶
☆一个实力撩龙的故事
☆不,我不是失踪人口
☆魔性脑洞的集合



「番外二 中」
叶修胡乱洗了洗之后自暴自弃地拉开门,浓得有些乳白色的雾气喷薄而出,糊了站在门口发呆的张新杰一脸。

叶修登时愣住了。

咦?

他发现了两件事情。

一是自己忘了把项链戴上。

二是禁欲的新杰公主居然缓缓留下了鼻血。

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黑色的浴袍裹得严严实实⋯⋯呃,其实不算严严实实,浴袍深V的造型和浴袍主人韩文清比较高大的体型就注定了锁骨和胸前的一小片肌肤是挡不住的。韩文清男装的时候不刻意把胸肌藏起来,女装的时候又是个巨乳妹子就算胸前有扣子也会崩开,所以宽大的黑色丝绸男式浴袍在皮肤白皙的叶修身上被穿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准确地说,让人流鼻血的感觉。

张新杰用尽了自己的意志力才绷住了脸,指着门试图解释道:“水汽太热⋯⋯我最近有点上火⋯⋯蒸了一下⋯⋯”

叶修有点不自然地把胸前的衣服拢了拢,红着脸装作非常理解的样子踱着小碎步从张新杰旁边蹭了过去。

张新杰不由自主地抽了抽鼻子。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好闻。

与此同时,叶修低头拎起衣襟轻嗅了一下。

Ewww⋯⋯什么玩意儿,一股金币的味道。



洗完澡的张新杰端着两杯热牛奶回来了。

要糖么?

我刷过牙了⋯⋯

没关系,一会儿漱漱口。

嗯,谢谢。

两个人穿着睡袍坐在床上,抱着杯子你一口我一口相对无言。

张新杰一脸正直地看着叶修上唇之上半圈乳白色的奶渍一遍遍被新的牛奶覆盖刷新,心里却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想着想着就有了反应。龙,是一种从不束缚自己欲望的生物。

叶修目瞪口呆地观摩了此次升旗仪式。




张新杰十分淡定地把叶修手里空了的玻璃杯接了过来,然后下床把两个玻璃杯放到桌子上,洗了洗手爬回了床上。全程都是遛鸟状态。

“姑娘你⋯⋯”叶修有些惊恐。

“我和你一样,都不是姑娘。”张新杰诚恳地说。

“而且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如假包换的龙,所以我现在的状态其实对你来说比较危险。不过没关系,睡吧。”张新杰把小小的圆形眼镜从鼻梁上摘下,往后一仰,躺得笔直。

叶修面无表情地起身:“我⋯⋯我去漱个口冷静一下。”



回来之后张新杰已经睡着了。叶修犹豫了一下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努力让自己和身边的人之间保持距离。但是由于之前他给自己挖的坑,俩人盖着一床单人的被子,实在无法翻身。叶修咬咬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被子旋转了九十度,扭动着滚到了床的边缘上,以非常玄妙的姿势将整个身体蜷缩在了被子里面,安心地睡着了。

所以没看见旁边被一阵阴风冻醒的人一双夹杂着愤怒和说不清的感觉的明亮的黄金瞳。


醒来的时候叶修满意地发现张新杰和被子都保持着自己睡着前的相互垂直的造型。

只不过自己和被子的方向一致。简单来说,他的头枕在张新杰的肚子上。

叶修侧过头,满脸绝望地再次观摩了升旗仪式。

再侧向另一半,继续绝望地观摩了被下巴戳醒的某人戴上眼镜后复杂的颜艺秀。

“⋯⋯呵呵。那啥,你身上挺暖和啊哈哈哈”

“龙是冷血动物。”

“你身上明明是热的”叶修捂着落枕的脖子试图把头抬起来。

张新杰目光深邃:“只有在特殊情况下龙血才会燃烧甚至沸腾起来。”

“被煮的时候?”叶修猜测。

“⋯⋯”张新杰沉默了两秒,压下心头怒气:“战斗和交配的时候。猜猜我现在是哪一种?”

叶修也顾不上脖子了,连忙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披上自己的衣服:“你要打我?兄弟啊咱有话好好说⋯⋯”嘴炮还没有预热完毕便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席卷回了床上。

张新杰用指尖冒出的跟大号妙脆角一样的指甲慢条斯理地划开叶修胸前的衣服:“猜错了。”到手的猎物自己可是不会让他跑掉的⋯⋯



pika一声,爪子下的人散成了一团纷飞的星光消失掉了。


张新杰突然觉得脸很疼。




叶修还没从前一次奇妙的位移中缓过劲来,就被卷入了另一次更加奇妙的瞬移中。直到被摔得七荤八素才反应过来大概是张新杰无意中划开了方锐之前让自己藏在衣服内层的瞬移卷轴。头一次没有被娘家人坑得死去活来的叶修感动得简直要瞎了。

⋯⋯咦,瞎了?

叶修眨了眨眼。如果瞬移卷轴的后遗症不是白内障的话,他大概来到了一个堆满了金银珠宝的地方。简直可以听到耳边的BlingBling的音效。

叶修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大的穹顶状山洞里,头顶上很高处有一道横跨东西的缝隙,清晨的阳光透过缝隙被挤成了一根根光柱斜斜地照在随意分类堆放的宝剑、盾牌、法杖、盔甲以及相形见绌的金银绸缎上。虽然墙上点着数盏火力非常持久的造型古朴的灯,但由于灯加上火焰大概有三个叶修加在一起那么大的体积,因此并没有给叶修带来多少安全感。

反而觉得更危险了呢⋯⋯

这种感觉在叶修试图拿起一件衣袍堆里的长袍披上时那件旧袍子居然倒退两步并用低沉正直的男声说道“不,不行”的时候更加强烈了起来。

“这位⋯⋯袍子先生,请问这里是哪里?”叶修面不改色地将伸出的手变为握手的姿势,和善地问。

袍子先生怪叫一声:“你才是傻狍子!我是太太太太上皇最喜欢的龙袍!”

脚下的毛毯突然苏醒了一样,抖动了两下后居然带着叶修飞了起来:“你说谁傻?狍子兄弟,要我我可不能忍啊!”

于是目光所及之处的地毯都躁动了起来,窃窃私语了几秒后铺天盖地地飞了过来。衣服堆也不甘示弱,纷纷撑起了人形抽出旁边的宝剑正面应敌。叶修在混战中敏捷地准确无误地跳入了一条施展着扫堂腿、裤裆里夹着宝剑、正在大杀特杀的裤子里。



还没来得及再抓双鞋来,一声几乎穿破耳膜的怒吼从洞穴深处咆哮而出。毯子和衣服赶紧屁滚尿流地奔回了原位。

“发生什么了?”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虽然音调低了一个八度,音色粗了一倍,音量大了大概233倍,但是叶修还是听了出来。结合傻袍子君(根据它的智商表现叶修拒绝称呼它为皇袍先生)口中的“太太太太上皇”、张新杰透露的信息和某个物种深沉的收藏癖,叶修清了清嗓子,微笑着以自己最淡定的姿态转过身直面一只跟门板一样大的焰金色的眸子:


“早上好啊,老韩。”




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一半是因为他身上的睡袍在刚刚发生的火力冲突中被刀光剑影划得处处开口后不负众望地变成了造型风骚的小马甲,长度堪堪可以挡住关键部位。

另一半是因为,虽然裤子是完整的,但是⋯⋯


x,他的裤裆还死死地夹着大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