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昊翔】好吃的的亲爱的「下」

✑糖糕生贺(ε: )
✑美食评论家昊昊x大厨翔翔
✑真·肉ಠ_ರೃ憋打我谢谢。写得我真是饿极了。食用愉快

「下」
之后两人就这样奇妙地化敌为友,乘上了友谊的小船。

但是唐昊的暴脾气和孙翔在后厨的压力下养成的直性子,使得这艘小船时常遭遇事故。

不过最后还是会有一方服软。而这方通常不是傲娇的孙翔。

最气人的是孙翔完全不知道唐昊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强行从炸毛状态恢复的苦,还一副“早认错不就好了”的欠揍的样子。

唐昊一直坚信这是因为两人情商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当然很久之后唐昊才意识到,这件事的症结其实是两个人没有躺在一张床上。

总之,孙翔在和唐昊谈美食谈理想的过程中被唐昊指出了很多不足,从而得到了飞速的进步,而唐昊也在和主厨级别的大厨的交流中对书面上的知识有了亲身的体会,美食评论的功力也日益见长。

这样双赢的事儿孙翔自是很乐意,但唐昊却从日常中渐渐对孙翔有了其他的想法。

唐昊的日常:吃饭写文逗孙翔(屡次得手)

孙翔的日常:做饭看文打唐昊(并没有成功过)

后来,两人的工作多有变动。唐昊从一直供稿的百花美食评论杂志转到了呼啸美食评论网站,后来还当上了站长。但孙翔则比较不顺,嘉世餐厅由于种种原因走向了没落,叹惋之余,孙翔被兴起的轮回餐厅聘请,得到了更好的发展。

但对两人来说,人生最大的转变则在嘉世关门的那个晚上。那天孙翔还不知道接下来何去何从,苦闷地跑到唐昊家吧台自己调酒喝。然而技艺不精,不仅糟蹋了不少唐昊的收藏,还把酒量不错的自己给成功灌了半醉。

唐昊赶完一篇对嘉世历年来留下的几道经典菜式的总结,匆忙赶回家打算安慰孙翔,结果孙翔家里空无一人。一看手机,孙翔发来的几条诉苦的语音还都带着醉腔。担心出事的唐昊跑出去把周围的几个撸串摊都找了一遍也没找着孙翔,忧心忡忡地回到家打算找人帮忙的时候才在一片狼藉的吧台后面找到了红着眼眶抱着调酒壶冷得缩成一团的孙翔。

唐昊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把孙翔抱到床上,起身做了醒酒汤,回来正打算给他喂,结果听见一直小声嘀咕的孙翔说漏嘴的告白,于是把醒酒汤撇在了一边,亲自上阵了。

迷迷糊糊的孙翔觉得自己是一块儿牛排,床就是滚烫的铁锅,而唐昊就是那一勺热油,噼里啪啦地包裹住自己又全方位地渗入了自己,但是对这块牛排来说三分熟远远不够。于是孙·牛排·翔拼命扑腾着叫嚣着要更多的热油要更长的时间,不仅要三分熟七分熟,还要到十一分熟才够。到了舒服得上天的十一分熟之后没多久,孙翔又退化成了生牛排,以此循环往复⋯⋯最后孙·牛排·翔觉得自己已经被煎得透透的了,再也不会变回生牛排了,但油还是从热变凉重新裹了上来⋯⋯

孙翔睡得很香。

友谊的小船终于升级成了爱情的巨轮,但是唐昊心里很累。

谁能告诉他孙翔喊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再后来,两个人就继续吵吵闹闹地在一起了。日子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周泽楷敏锐地发现孙翔做的菜渐渐甜了起来,而唐昊的粉丝们则发现从来不修图的唐昊突然开始频繁使用某图秀秀的爱心形状魔幻笔功能。

一天,孙翔给唐昊端出来新创作的菜式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问举着手机对着菜寻找角度的唐昊:“诶,唐昊,你是不是只会做那一种面啊?”

唐昊正在忙着把刚照的照片加上爱心和泡泡:“是啊,差不多吧”。

孙翔一听,为自己感到不值:“你一个只会做清汤面的人居然追上了一个大厨,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唐昊把修完的照片存到一个名为“好吃的”的相册里,放下手机揉了揉孙翔的头,并在他伸手阻挡之前收了回来:

“谁让某个大厨偏偏喜欢我做的清汤面呢”。

说着抓拍了一张孙翔恼羞成怒的表情,存到了另一个叫“亲爱的”的相册里。然后在孙翔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时准确地接住他,低头深深吻了下去。

他的亲爱的怎么这么可爱呢?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