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沏一壶甜甜的甜菊叶「13」

我这么自带厚码的小黄段都被屏蔽了,lof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把小黄段删了望眼欲穿了一下午才解封( ´•̥̥̥ω•̥̥̥` )

✑全员舞者设定
✑本章伞修微虐
✑卡了一个月就是因为一看到这点虐就难过得想删⊙︿⊙,但是又觉得没有伞哥的叶修终归是不完整的,所以就删删改改好多遍orz
✑但是这篇肯定终归是甜的!你看题目有三个甜字呢是不是!信我!ミ ゚Д゚彡


再次醒来,叶修惆怅地想抽支事后烟,顺便严肃地在心里声讨一番自制力不够的王杰希,结果发现自己的衣服实在已经没法穿了。心中悲愤地估算起来从哪条路裸奔跑回兴欣比较快捷,却一转眼看见放在床边的一套叠好的微草制服,上面除了洗衣粉味儿还有点金银花味儿 。叶修对着T恤上大大的微草标志哼了一声:呸,不怀好意,这不是让哥给他免费代言么?然而腹诽完还是暗搓搓地穿了上去。


后来一段时间平平淡淡。蓝雨巡演路过时,两场演出的间隙,脸上的妆龙飞凤舞的黄少天从剧院跑了五条街过来抱着叶修亲了一口又跑了回去。只不过出来扔个垃圾,结果猝不及防地被造型夸张认不出来的人冲过来的抱住时候,叶修险些把手里的菠萝签子捅出去,还好熟悉的柠檬味儿信息素让他条件反射地没有抵抗扔下了武器。

结果后来喻文州听说后心里不服,借来自行车骑来了一趟,亲了个爽。


叶修气急败坏地让包子给蓝雨投了四封投诉信,投诉两个首席擅离职守跑出来祸害当地居民。


一个小时后喻文州又蹬着车骑过来了,后面还坐着黄少天,车筐里放着那四个印着兴欣图标的信封。

“我是蓝雨舞团的负责人,请再叙述一遍蓝雨首席⋯唔,我看看,‘祸害’您的具体过程?”喻文州拿着信,煞有介事地问。

一副正直的办公人员的嘴脸。

要不是叶修现在忙着应付黄少天的顶弄,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拆穿他。



还有一件小事,韩文清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叶修和周泽楷江波涛每晚固定发晚安的习惯,也开始天天锲而不舍地给叶修发,偶尔还会加个“比心”的表情,叶修哭笑不得,于是每天睡前的日常固定成了「阅读张新杰晚上九点五十五发过来的养生鸡汤、给周泽楷江波涛发晚安、给韩文清的晚安回复“安”、看一眼周江二人的回复、给张新杰发晚安、九点五十九看见张新杰的回复」然后再继续该干啥干啥⋯⋯


偶尔改成直接跟枕边的人道晚安,或者喘息着嘱咐身上的人早点睡。



又过了几天,叶修发现自己极为简单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个长条形的礼物盒,浅绿色的包装纸看得出来是赠送者自己包上去的,因为依稀可以看见错误的折痕和因为胶水涂多而不太平整的接缝。叶修没打开,而是先别过头,果然看见因为转头太猛而捂着脖子表情狰狞的方锐和捂脸的魏琛。


魏琛张开指缝露出一只眼睛:“我们就是好奇啊,你居然还会收到粉丝礼物”

方锐一个箭步冲上来试图抢走盒子:“小心又是霸图粉丝送的奇怪的东西啊!我就身先士卒替你打开了!”

叶修赶紧抱着盒子闪转腾挪一番后把两位一脚一个踢出了门。

不过由此还是对盒子中的东西有了一丝警惕。贴到耳边,并没有听到炸弹的声音,叶修才放心地抽出裁纸刀小心翼翼地划开了包装纸,过程中头离盒子大概有半米远。

“诶?”

里面并没有弹出的拳套,而是一把右手扇。比起舞蹈用的道具更像是工艺品,扇面是渐变的鹅黄绸子,柔软轻薄,扇骨似乎是檀木,还有祥云的雕纹,侧面还刻着叶修的名字,下面还挂着精致的扇坠。叶修试着打开了一下,既顺滑又有响亮的开扇声,空气中留下隐约的檀香。


叶修眼神有些飘忽,似是回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自己瞒着家里报了一所很好的舞蹈学院,阴差阳错和一个芭蕾系的人分到了同一宿舍。自己学民间舞的时候不知道用坏了多少把马路对面几块钱一把的扇子,手也被扇骨上固定扇片的凸出的螺母磨得伤痕累累。那个人发现后会一次次仔细将螺母磨小之后包上棉布,尽管没过几天就又被叶修用散架,那个人似乎还是乐此不疲。每天晚上,叶修在床上揉着腿总结这个月两人又废掉了多少扇子和足尖鞋,注意力却总被在桌前灯下熟练地改造扇子的人专注的侧脸吸引过去...

 
是啊,扇子。

叶修把柔软沁凉的绸面覆在眼睛上,挡住了微红的眼眶。

要是那个人没有那么宠他,帮懒得出门的他去买扇子...

轻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精致的扇子放回一角上写着“王”的包装盒里,收到了抽屉里。
在一把散架了的很旧的随处可见的普通扇子旁边。

要是自己没有这么幸运,遇见这些这样喜欢自己的人,又变成了Omega的话⋯⋯

大概就会把心和这把旧扇子一起尘封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