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all叶】沏一壶甜甜的甜菊叶「16」

✑全员舞者设定

✑ABO

✑请叫我拉灯小能手(❁´◡`❁)*✲゚*


「16」

八进四中竞争十分激烈,最终经过专业评委和观众的一番争论和投票后,略胜一筹的是叶修韩文清和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以微弱的差距落选后也很大方地表达了对剩余选手的赞赏后离开了。主持人问及王杰希看好今年谁会夺冠时,本来以为会得到很平常的“不好说”“大家都很强”之类的回答,没想到王杰希很认真地分析道:“韩文清情感不够细腻,黄少天节奏不够张弛有度,周泽楷的芭蕾专业限制了在这种现代舞为主的比赛中的发挥,我觉得有实力夺冠的就剩下叶修了。”


主持人讪讪道:“论实力的话,还有你自己啊?”

 

王杰希凝视着主持人:“不是你们把我投下去的吗?”虽然观众席爆发出一些笑声,但被注视的主持人发誓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来自王杰希的、不能和叶修角逐冠军的杀气。不过很快王杰希又很随意地解释说只是开个玩笑,对着观众席深鞠了一躬后就潇洒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后台一片尴尬。韩文清听见舞台上传来的评价后脸更黑了一层——感情不够细腻?——虽然有些道理吧,但韩文清觉得王杰希只是单纯地想挑刺。黄少天和周泽楷也是一脸郁闷,猝不及防地,气势上就输了已经不是威胁的王杰希一截,真是不大爽。不过既然是被叶修给比下去了,那也就认了吧。

 

叶修一进门就感受到了向自己投来的爱恨交加的眼神x3,吓了一小跳。

 


搞清楚王杰希说的话后,叶修倒也不以为然:“大眼说得很有道理啊,所以冠军注定是我的了,大家赶紧散了吧。诶怎么这么看着我?不高兴?不高兴的话散了以后让王杰希请你们吃冰棍吧这大热天的...”


 

结果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演化成了五个人蹲在剧院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吃冰棍。


 

王杰希请的。

 


黄少天拿了根绿舌头,即使在不停地吃也堵不住他的嘴。叶修凑上去握住黄少天拿冰棍杆的手,在黄少天惊愕的目光中伸出粉红色的舌尖从下至上一气呵成地舔过已经软绵绵的绿舌头,然后在黄少天硬起来的前一秒狠狠咬掉了一截。

 

那一瞬间,黄少天的脸绿得跟冰棍有一拼。疼的。

 


周泽楷挑了根冰x厂的那种外面是冰里面是甜甜的蓝莓酸奶的雪糕,仔仔细细把外面的冰壳完完整整咬掉了一大块,喜滋滋地把露出漂亮的酸奶的那一面递到叶修嘴前。叶修十分感动,然后啃掉了另一面的冰,理由是里面太甜,老年人受不了。

 

还在选冰棍的韩文清闻言,风轻云淡地放下了打算给给叶修买的草莓味可爱多,换成了老年人最爱的绿豆沙。

 

王杰希则对着自己手里的雪人雪糕发呆。

 

叶修还以为他运气太背,拿着根眼睛不对称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比那种情况还好一点——原本萌萌的雪人大概是在某次冰箱故障中涅槃重生了一次,脸部仿佛不小心把芥末酱当抹茶吃了一坨的孙翔一样,看着都想流产。

 

叶修表示很心疼,把惨不忍睹的雪糕夺过来咬了个七零八落泄愤。一旁围观大长腿们集体吃雪糕的便利店大娘表示很同情,然后好心地送了王杰希新的一根。

 

这次表情很正常,唯一的不足是这一根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大眼睛双双变成了豆豆眼。

 

叶修同情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没事儿,起码对称”。


而王杰希决定再也不买雪人雪糕了。



虽然叶修自己没有让王杰希请冰棍,但最后反而吃得最多。



再后来,四进三的单人舞比赛中,周泽楷很遗憾地没能进入三强,不过很可能是因为同时在准备国际上的芭蕾比赛所以精力不够,因此不但没有让粉丝失望,反而让所有观众看到了这名新星在芭蕾之外的舞种中展示出的同样专业的水平。


同天晚上,选手们下榻的酒店里,录完节目组对选手的个人采访后回来的叶修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腿一软,踉跄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和前台拿房卡。突如其来的发情和一门之隔的抑制剂让叶修不禁在理智渐渐减退前感叹了一句世事无常。


⋯好热⋯⋯叶修扯了扯领口,茫然地靠在门口嘟哝着⋯⋯


现在这个样子走到大堂里去要房卡当然是没可能⋯⋯就是走廊里也随时可能有alpha路过⋯⋯唉


到最后还是得求助于这几个混蛋啊⋯⋯


叶修偏头看了看不远处黄少天的房门。这酒店在蓝雨主场的城市,一个黄少天已经够头疼的了,要是再把喻文州引过来自己还比不比赛了。PASS。


另一面小周的房间⋯⋯可惜小周不久前刚匆匆忙忙地离开去赶出国比赛的飞机了。PASS。


叶修举步维艰地扶着墙挪到韩文清房间门前,却发现把手上还挂着“请打扫”,显然房间的主人还没回来。这时候叶修才想起来刚刚的采访自己排在最前面,所以安排在第三个的黄少天很可能也没回来,而且自己越来越软的身体能不能支撑着走过去验证一下也很难说⋯⋯



世事真是无常啊。叶修第二次这样想。



叶修感觉到腰部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后)正在把内裤搞得湿漉漉的,而且自己的信息素大概已经快要蔓延到整个走廊直至所有的alpha住客都失控地开门冲过来。


看来这次可能要栽啊。叶修轻喘着靠在门上,也忘了酒店走廊不能抽烟的规定,试图从兜里掏出烟来,结果掏出之后又是一股情潮袭来,手一抖,被汗浸湿的烟掉在地上。想弯腰去捡,但是不听使唤的肢体马上就要扑倒在地上了。



几米外的转角后的电梯间传来了叮的一声。


希望是个好心的beta路人⋯⋯叶修栽倒前这样想到。



预料之外地,在“噗通”栽倒在地之前被一双在不久前的双人舞排练中无数次接住坠落的自己的手臂,再次稳稳地接住了。


刚录完采访就心神不宁地赶回来的韩文清又惊又怒地把软得跟一只大兔子一样的叶修打横抱起:“这时候你还想着捡烟?!赶紧把你房卡给我进去给你拿抑制剂”


折磨了叶修许久的绝望在韩文清接住自己的一刻消失殆尽,空虚感却愈发强烈。叶修搂住韩文清的脖子,用尽全力断断续续地在他耳边低吟:


“我⋯⋯不要抑制剂”


“⋯⋯我就要你。”



韩文清收紧了一下手臂,然后用他此生发出过的最温柔的声音低头回答:



“好。”



后续一

推着清洁小车的阿姨走过来时疑惑地发现这个房间门把手上的“请打扫”被粗暴地翻成了“请勿打扰”。


后续二

韩文清终于让叶修吃了他的大冰棍。


后续三

由于动静太大,周围房客纷纷向酒店投诉要给那个肆无忌惮的房间房费加倍,以至于节目组最后结账的时候不得不委婉地询问韩文清他是不是拆楼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