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韩叶深夜六十分】当你老了

✑关键词: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含喻黄双花

✑表白韩叶六十分!每个关键词都超棒超想写!




叶修说,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世界邀请赛办了十届,坚持了又一个十年。随着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都有了下一代,世邀赛停止后多年运作不理想的荣耀又提出了“荣耀从娃娃抓起”之类的口号,大胆地和最新的全息技术融合,又重振了生机。



为了吸引生活已经稳定但也不再年轻冲动的老玩家们,甚至新的一批小玩家们,荣耀官方策划了一个活动,分别采访荣耀的第一批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以“和荣耀一路走来”之类的温情回忆性质主题为主,重燃老玩家心中的热血。



工作人员们合计着采访的名单:“从世邀赛成绩最突出的那一辈前辈开始吧?高英杰前辈、卢瀚文前辈,对了一定还有邱非前辈...他们都成家立业好久了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呢...”


结果很不凑巧的,这几个人中只有邱非还能及时联系得到。



“哦?荣耀要办这样的活动啊”邱非看着邮件,有些抱歉地回复道:“我现在在国外,没办法当面采访。”

负责联系这些以前的选手们的策划组人员绝望地挠了挠桌子。这可怎么办啊,哪儿去找能采访到的有代表性的昔日大神去啊。


“叮”



他不抱什么希望地点开新邮件,然后瞪大了眼睛。



“不过你们为什么不去联系叶修前辈他们呢?”



策划人员愣了片刻。叶修?



叶修。韩文清。苏沐橙。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这些名字真真是和荣耀一路走来,镌刻在荣耀的历史上熠熠生辉,尽管在这几十年里有许许多多夺目的天才出现,但他们的名字从未被后辈真正遮掩。


但是要采访到他们谈何容易?高英杰这一辈选手已经散去了天涯海角,想找到第一辈选手们岂不难如登天。唯一留下的,只有邱非告知的一个模糊的地址。



策划万万没想到,不仅很轻松就找到了人,还一次找到了一串。


策划组派人去找叶修的时候在热闹但整洁的小乡村迷了路,问一个拎着半个西瓜和几棵芹菜的大爷,大爷很热心地把策划领到了一个小院子门口,然后随意地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后面的策划有点懵逼,不敢进去。

韩大爷走了两步后面没动静了,只得调头拉开了门:“你不是来找叶修的吗?怎么不进来?”

“您..您也住这儿?”策划暗搓搓地往门里一瞅,不小的一个院子,多住几家也说得通。见大爷不耐烦地点了点头,才缩着脖子进了院子。



“出去一上午才买了半个西瓜,少天馋了半天了我还能吃得上吗?赶紧扔冰柜里降降温。”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院子里那棵大树底下的树荫里传来。策划一凛,直觉这就是叶修。不过...不,他一定是听错了。



“没人跟你抢西瓜,我想吃让文州给我买去,你家老韩买的我才不稀罕”侧面屋里传出来一个嘹亮点的男声,很快又被打断:“是是是,你都跟我抢了三天的冰镇西瓜了,我说黄少天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心疼你家老喻,我还心疼大孙呢。”



策划觉得脑子不太够用,迷迷糊糊地想都是这大夏天的错,然后栽倒在了一旁长势参差的青萝卜苗上。晕过去前依稀听到几声惊呼。



醒过来时自己正躺在树下的藤椅上,额头上盖着块叠起来的湿毛巾。旁边啃着西瓜的几个人听见声响都看了过来。

此刻,中暑初愈的策划小哥觉得自己无比的清醒。他冷静地坐起来扫视了一圈这些大爷的脸,然后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对上了号,接着冷静地又躺了回去。

不管是「见到自己心里的至高神们」还是「至高神们正勾肩搭背地围着自己啃西瓜」的事实都让他不大能接受。

“啊,我当年看中了这个院子,嫌大没决定买,黄少天和张佳乐撺掇了我半个月,最后烦得没办法了就买下来了,结果还没铺好自己的床,这两对就堂而皇之地跑来求收留了。”叶修不忿道。

“喂,我们可是给你房租的,而且结婚的事儿还是文州找人办下来的啊”黄少天今天各种不服气,主要还是因为喻文州退役后找了个翻译的工作,一出差就是出国一两周。这次这两天马上就要回来了,所以黄少天心情相当起伏不定。

等到策划小哥问了一堆院子的结构问题和客房都是谁住并且咋舌一番之后,才反应过来正事儿没办,正二八经地介绍了自己和来的目的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晚风清爽了。


“荣耀官方的活动啊⋯⋯”叶修有点惊异,“以前也没跟官方打过交道呢”。

黄少天放下啃得干干净净的瓜皮,抹了抹嘴:“不过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谁告诉的,我猜王杰希?那麻烦你转告他,上次我家鹦鹉被他家猫拔了几根毛的事儿我可还记着呢。”

策划小哥老老实实地说是邱非透露的地址。张佳乐剽了叶修一眼,意思是你徒弟引来的事儿还得让剩下两家人跟着掺和,荣耀的事儿于情于理也都该帮这个忙,只能又在退役多年后在公众前露面了。

韩文清琢磨了一下,开口道:“能不能只录声音?我们住了这么多年了被人找上门来也懒得搬家,还是别露面了?”


策划小哥也没权利做这个决定,只好先回去问问。

出门前正好迎面遇上风尘仆仆出差回来的喻文州,虽然不再年轻,但依然清俊,一眼就认了出来。还没纠结出是该打招呼还是咋的,身后的黄少天就很自然地迎过去在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喻文州就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环着黄少天的腰来了个深吻。

这下策划小哥真的不知所措了。回头一看,几个人熟视无睹,风轻云淡。还是张佳乐好心解释了一句:“别见怪,他们俩就这样,老夫老妻了还动不动干柴烈火跟热恋的小情侣一样”。

策划小哥此时才真正明白了刚进门时他们口中的“你家谁谁”“我家谁谁谁”是什么意思。求证似的望向叶修,然而正在舒舒服服地被韩文清喂挖好的西瓜的叶修并没有注意。


震惊之中的策划跌跌撞撞地回到公司讲述了这一奇遇,众人极端激动之后,手忙脚乱地准备采访稿,到了约定采访的日子就抄家伙,啊不,抄设备直奔小院了。

最后协调的结果是对焦在院子里的树干上,被采访的坐在树下藤椅上,模模糊糊能看见轮廓也算满足了一众老粉丝的愿望。



叶修指尖弹了弹耳麦试音,然后清清嗓子,示意可以开始了。问的无非就是先拉拉家常,再回忆回忆以前在荣耀叱咤风云的岁月,最后谈谈荣耀对自己的意义。


问及最后荣耀的意义时,叶修声音带了笑意:

“荣耀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啊,它让我有了一段充实美好的回忆,带给了我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尤其是⋯”叶修不由自主地望了望身侧另一把藤椅上皱着眉看采访稿的韩文清,然后轻笑了一声,“⋯呵,总之,荣耀影响了我一生。不过我也多多少少影响了一些荣耀,算是不亏了”。

“荣耀把很多朋友联系在了一起,虽然有的天天都在身边,有的跑得很远几年见不到面。”

“但是大家相知相识甚至相守的缘分都来源于荣耀,所以只要大家的心意不断,荣耀也永远不会散场”。



采访播出后当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某些粉丝注意到了“天天都在身边”这句话和叶修看身旁疑似是韩文清的动作而浮想联翩脑补不少剧情,但对于更多人来说,叶修韩文清黄少天这些大神们的声音点燃了他们沉寂于生活的属于荣耀的热血。荣耀也因此算是获得了新生,老玩家大量回归,新玩家也稳步增加。

不过这一切对于院子里的人来说不过是心情愉悦多吃一块西瓜而已。


对于这次采访的工作组来说,三对大神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恩爱承包了他们一年的狗粮。尤其是叶修和韩文清坐在成对的藤椅上接受采访时,不经意温情地拉拉手传传眼神什么的,真是冲击力太大了。这要是播出去才是真的轰动,不过显然没有人愿意让别人来打扰他们恩恩爱爱的清静生活。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已经退休的策划小哥,或者说老大爷,偶然路过这个小城。心神一动,循着记忆找到了当年的院子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推开了一道缝,想看看是不是还像当年一切安好。


枝繁叶茂得如同穹顶的树下,背对门口摆着两把破旧的藤椅。


藤椅上,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依相偎。



策划老大爷深深地看了一眼,默默在心里留下祝福后悄然掩门离去。



叶修一觉醒来,看见身边的人还没醒,正想起身沏壶茶去。不再莹白如玉但仍修长的手被轻轻覆住。

叶修坐了回去,凑到韩文清脸边。韩文清微微睁开眼,眼里是满得要溢出来的温柔,轻声呢喃:“叶修⋯⋯我⋯⋯”



叶修勾了勾唇,轻轻靠回韩文清肩头:



“我知道。”



从年少轻狂到垂垂老矣,从针锋相对到相濡以沫,从风花雪月到柴米油盐,韩文清爱叶修,叶修爱韩文清,他一直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