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喻叶】亲爱的,蛇精病 [2]

# 放弃上中下了...希望1234能写完!嗯!

#之前忙到飞天,没更抱歉qwq

#一个竹叶青精老叶试图养成喻总结果被反杀的故事

#ooc如山,设定bug如山,逻辑喂狗,欢迎捉虫,请轻喷^q^


[2]


“叶修,叶修...?”竹叶精,或者说叶修,咀嚼了几次自己的名字,很满意的样子。

小文州抱着桃子一边啃,一边紧紧盯着眼前挂着的青蛇,像是怕他一转眼就消失了:“娘亲说,人没有名字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你没有名字怎么活了这-—么长时间?”

叶修刚想辩解自己并不是人,至少目前完完全全不是,又被小文州打断了:“你不想当人吗?”


“当人有什么好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在这片林子呆了上千年,虽然过得很自在,现在也想堂堂正正出去看看了...唉小屁孩你那什么眼神,千年对我们妖精来说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漫长而已啦”

 

“我是羡慕你这么自由”,小文州眉毛耷拉了下来:“当人一点都不好。我从小就有这什么寒毒,不仅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还让爹娘每天担心。大夫们都说我最多活到及冠。”

 

“....”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只能试着想想主意: 

“啊,寒毒的话...如果有修为高深、内力浑厚又没有戾气的高人能给你每天活络经脉,帮你疏通流转内力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但是高人一般都或多或少带些戾气很容易伤到你脆弱的经脉的...我?我也不行啊,这么多年积累的妖气也很危险啊”。

 

刚刚萌发了点希望的小文州叹了口气,神情是难以全掩盖的失落。


叶修绕着树盘了两圈,灵机一动开始转移话题:“小...文州啊,我下个月今天差不多就要化形了,要不你来看看?最厉害的老妖化形,很有意思的”。

喻文州撇了撇嘴,对于某个看起来只对桃子有威胁的竹叶精自称“最厉害的老妖”的行为有点无语。不过心情莫名地好了不少,也许是因为还能和叶修有更多的交集。

 

吃到实在一口也咽不下去之后,提着叶修从猴子那里搜刮来的、现在装着香气四溢的水蜜桃的竹篮,喻文州步履轻快还两步一跳地跑回了家人身边。被问及怎么摘到的桃子,喻文州简单描述了遇到叶修的经历,但是没提下个月要来看他化形的事。

 

喻城主有个见多识广的左膀右臂,略微思考后跟喻城主提议:“我行走江湖时听说千年精怪的内丹都是至纯的凝结的灵气,若是我们能将那蛇妖...”

 

喻文州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手紧紧攥住了竹篮。他当然畏惧死亡,但是因为自己而伤害仅有一面之缘的叶修,似乎比死亡更难以容忍。

 

幸好喻城主并不是冲动之辈:“不行不行,先不论我们根本找不到能降服千年精怪的大人,单论那竹叶精守护了南山上千个春秋,我们也不能对他下手。那竹叶精不是说了文州的病可以找内力纯净的大能相助吗,我们开始在江湖上打听有没有这样的前辈吧。”

 

喻文州反而对治病救命的事不那么上心了,满心盼着再次见到叶修,看到他化成人形的样子。

 

盼星星盼月亮的一个月终于过去,正赶上城里的人们都去南山脚下的庙里上香,喻文州和小伙伴黄少天串通好了,假装和黄少天在寺院里捉迷藏,实则偷偷揣着几块桂花糕,直奔向了山腰的桃花林。

 

叶修却不在林子里。

 

上次被剥削了一个篮子的老猴子面色忧愁地从一个山洞里爬出来,看见喻文州愣了一愣,犹豫片刻后似乎听见什么声音而让开了洞口,示意喻文州进去。

喻文州猜到可能是化形出了问题,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惨烈。

 

几个修为高深些的妖精围着奄奄一息的叶修,勉勉强强地控制着离体的内丹不要碎掉。金黄色的内丹悬在空中微微颤抖,上面几道裂痕十分清晰,里面缓缓流转的灵力像是随时会漏出来。

 

叶修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苦笑着对紧张地满头大汗的喻文州说:“哎呀,之前和老韩打架的暗伤一直没发现,结果一试着化形就元气大伤,这几百年的修为可能保不住啦...你要不站近点,经过这些灵力的洗涤没准能多活十几年”。

这回轮到喻文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摸了摸身上发现一点灵丹妙药都没带,只有那几块变了形的桂花糕。这时身后传来动静,竟然是喻城主有些紧张地站在洞口问:


“我..能进去吗?”

 

喻文州大惊失色,以为喻城主是来乘蛇之危捡便宜的,冲上去努力拦在洞口:“爹你别进来!他他他不会有事的!你不许抢他内丹!” 

眼看洞里的动物们露出了戒备的神情,喻城主连忙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粒光华四溢的极其珍贵的灵丹——化形丹。

说是化形丹,但它其实蕴含着极多天材地宝,可以让精怪轻松且根基很稳地度过化形这个艰难要命的过程,虽然对于脆弱的小文州来说能量太大无法吸收,但现在对于内丹岌岌可危的叶修来说正是救命的东西。

 

但叶修并没有显得很激动,而是有些冷漠:“...这是这一任喻城主吧,你有什么条件,若是伤天害理、杀人放火之事,恕我宁愿重修百年。”

喻城主听到这儿反而松了口气:“不是不是”,他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


“化形丹可以净化妖气里的阴邪之气,我希望您之后能留步百年,护文州一辈子不用被寒毒折磨,长命百岁。”

 

此言一出,满洞皆静。对于习惯了无拘无束的自由日子的精怪们来说,陪在一个人类身边一辈子,天天都得给他疏通经脉,简直比重修几百年麻烦多了。喻文州更是重新紧张了起来,他知道叶修最爱的就是自由。


但是叶修这次倒是毫不犹豫,似乎早有预料,深深地看了一旁的喻文州一眼,郑重开口道:

“好。我...叶修,以千年修为起誓,收下喻城主的化形丹之后,护喻家文州一生免受寒毒之苦,不然...唔唔唔!”


在经过思考之前,喻文州就冲过去拿桂花糕堵住了叶修的嘴:“行行行我相信你,毒誓就免了吧”。

 

叶修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清香甜糯的糕点,心里失笑,这孩子倒是可爱得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