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千兮必有用

all叶/伏八/炸贱/实况主相关
杂食,很多时候不是1v1,关注请谨慎
希望大家都开心,都在一起玩
希望变吸污车【。

 

【韩叶深夜六十分】老韩牌暖炉你值得拥有

10.25关键词:妖怪与阴阳师

和 @韩叶深夜60分钟  君的心有灵犀是我克服懒癌码到凌晨两点的唯一动力。

本来想了个很长的故事,结果发现写完开头正好end也挺好(就是懒

起名废。拉灯狂魔。私设如富士山。

欢迎捉虫!!

 ↓一段可以略过的设定解释

虽然说阴阳术是从天朝传到樱花然后发扬光大的,但是设定在樱花感觉还是不大对,就当是和平安时代同时期的宋初,根据我最喜欢的《九功舞》系列的话那个时候天朝同等职能的叫“祀风师”,查了一下发现史料只有很少的记载不过大概干的都是观天象看风水还会点神奇的道术,所以就马马虎虎这么设定好了。不过六十分君定的名字是“妖怪和阴阳师”所以就先叫成阴阳师,支配式神之类的能力也暂且借过来一用吧w历史白痴,轻喷

 

↓bug也许很多的正文

961年 东京汴梁

 

自陈桥兵变,太祖黄袍加身定都汴梁后,百姓生活渐渐安定下来,在延续近一甲子的战乱中销声匿迹的阴阳家一脉也悄无声息地重新出现在了繁华空前的汴梁城。

说是一脉,实则只有一位姓叶单字修的大人和数个侍从。虽说一重现世间就被新朝皇室邀请,在朝内挂了个“祀风师”的高位,偶尔帮皇室观星象,占卜太祖平南方的大业下一步的吉凶,或者给新建的宫殿看看风水,但是叶修大人倒是并不以此自持,闲时常帮左邻右舍算卦堪舆、作法除妖。久而久之,汴梁城哪里疑有鬼怪作祟,好事者便会提上二两新茶或者一筐瓜果时蔬去敲叶宅的门。

正值深秋,家家忙着置办御寒衣物和过冬吃食,大街小巷新开张的店铺们花样百出地招徕新客,城内好不热闹,连坏人兴致的魑魅魍魉都少了许多。

小鬼虽少,大妖却冒出来一个。这几天常有在东山劈柴的樵夫称自己看见了个火红的庞大身影从林中掠过。旁人开始不为所动,只笑着骂樵夫这是柴劈得眼花了,一有点风吹草动,竟把成团吹落的枫叶看成人形了。

樵夫们也不太在意,但互相一串通,发现离没几棵枫树的全是松柏的北山也出现过类似的红影,不由得咂舌称奇,猜测莫不是新朝初建,紫气东来,虎豹也沾了皇恩修炼成精,细想下也有些可怖。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几天工夫,汴梁城外出现了大妖的传言便口口相传人尽皆知,一时间繁华的城里各种离奇的猜想流传在茶余饭后,甚至还有人说这是龙子麒麟在守护皇都。

猜来猜去,终于有人一拍大腿想起了某个因为没私活接,连瓜都吃不起的阴阳师。大家转念一想,城里有这么个厉害的据说白衣翩翩丰神俊朗的大人坐镇,想来不管是妖魔还是神兽都翻不起天来,于是也都安了心继续享受平安盛世。

只有最先发现妖影的樵夫,因为自己养家糊口都靠山神保佑,知道了赖以为生的山上多了个神秘的怪物,心里还是焦虑得很,所以打听清楚了叶宅的位置,一天挑着担子,前后各放了个自家新摘的南瓜,向叶修大人求助去了。

 

兜兜转转了半天,最后终于确定地停在了一扇不太像大官府邸的宅前。这木门好破,大官家的门会连漆都刷不起吗?樵夫腹诽道。

墙上隐约能看见点郁郁葱葱的叶子——咦,现在叶子没掉光也该枯黄了吧?如此景象一定是叶大人的神通!

对叶修肃然起敬的樵夫收回了疑惑的念头,放下担子正正衣冠,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诶门怎么一敲就开了?莫非遭了窃?樵夫大惊失色。

“啊,防盗措施是门上的禁制,真想偷我东西的家伙这木门可一个都拦不住——还有,这可是本大人家传的古董门,哪里破了?这叫残缺美”。一个懒洋洋的很有磁性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樵夫吓得大叫一声绊倒在了担子上,南瓜骨碌碌地滚了出去。

一大团雪白的身影从墙上翻下来,却在砸到地前突然失去重力般轻盈地落在地上,脚尖连挑两下,几十斤重的大南瓜摞到了一只葱白纤细的手上,又像皮球一样轻松地被掷到了天上飞向了后院。

后院隐隐传来充满怒气的两句骂声。

樵夫被这戏法般的手段惊呆了,愣了愣,定睛一看,心里认定这便是传说中的叶修大人,更加惊叹“好一个出尘的公子”。只见此人身披一袭看起来就价值连城的雪似的狐裘,脖颈严严实实掩在雪白的毛领子里,只堪堪露出冻得有点泛红的鼻尖和似笑非笑的闪亮眸子。如墨长发随意挽了个道士的发髻,更显得肤色白皙得不像常人。

樵夫也是四五十岁经历了乱世自认识人无数的人了,此时却不知怎地有种被眼前的年轻公子彻底看穿了心事的感觉,十分紧张地断断续续道出了自己遇到红色妖影的过程,希望神通广大心怀苍生的叶修大人帮忙制服妖怪,还自己和同行们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云云。

叶修仔细地听完,不知为何一直像是忍着笑意,却一本正经地告诉樵夫:“好的好的,我收了您的南瓜,解了我揭不开锅的燃眉之急,一定帮您除妖。您以后不会再看见那个...咳咳,妖怪了。”说到这儿又蹙了蹙眉,“不过除这样的大妖历时颇久,势必要耽误不少修炼的时间。希望您帮我跟百姓们宣传一下,我新研究出来的法宝’帚神’,清扫院子效果拔群任劳任怨,最近手头紧,薄利多销,凡是来支持生意的买一送一...”

 

本来想着能一睹叶大人施展神通除妖的樵夫有点小失望,不过还是感激涕零地牢记应承下来,挑起空担子告辞了。

 

微笑着指挥帚神关上门,把被冻坏了的锁捡起来拿法术修了修好挂在门上,叶修搓了搓手,十分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走回了后院。

 

“喂老韩,最近别去东山打猎了啊,人家居民上门投诉来了。”叶修笑盈盈地走向了坐在自己法力控制下四季常青的大树下石凳上,正对着南瓜比划该怎么切能放进蒸笼的虎妖。

韩文清闻言额头青筋一跳,干脆一掌拍碎了和石桌一样大的南瓜:“我不去打猎,你又不和那个皇帝直说你不缺珍宝而是吃不起肉,你这两天心心念念的兔肉火锅我去哪里给你找?”

叶修随手掐了个咒挡住了有意飞溅向自己的碎末,佯怒道:“这我徒弟从东瀛寄过来的他自己掉的毛做的极品狐裘,你敢弄脏,我非用你的皮做一件虎皮的不成!”说完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又凑上去挂在人形暖炉一样的虎妖身上蹭了蹭。

“不会的啦,我怎么忍心对我家陪了我好几百年的老韩下手——”

韩文清神色刚好转一些,叶修又不怕死地抬起头在他耳边加了一句。

“——而且大冷天我也懒得再去找个式神签契约了,哈哈...”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喂你干嘛..诶诶诶别动手...”

把人一提直接扛起来,再撂倒在不远处没被南瓜波及到的草地上,韩文清决定换一种方式把这件碍眼的狐裘弄♂脏。

 

——实力拉灯的Ending——

(瞎编个师徒梗,因为晴明据说是白狐之子被称为“白狐公子”什么的...对不起了晴明x)

(本来设定是两个人都活了很久很久所以虽然这个时候晴明四十多岁了但是就委屈一下当徒弟吧...再次对不起了晴明)

(反正我用神乐(跑掉